哈尔滨史志网!     
搜索
搜索
撰史
/
/
/
第二卷 人口志 (二)

第二卷 人口志 (二)

2019-09-04 13:48
[RECORD: 14/132]
志书名: 哈尔滨市志 人口
篇名: 第一篇  1898-1948年哈尔滨人口
章名: 第二章 人口构成
节名: 第六节 人口职业构成
正文: 
    一、1931年前人口职业构成
    1931年之前,哈尔滨人口职业状况统计资料,一是1927年哈尔滨特别市《人口职业及学
童调查表》,统计范围为哈尔滨全境人口的五分之一;二是1929年和1930年东省特别区《现
住中外人口职业统计表》,统计范围大于哈尔滨,哈尔滨人口占其中的二分之一。这3份职
业状况统计基本上反映了哈尔滨人口职业的一般状况。
  上述3个年份人口职业状况统计对象是包括儿童和老年人在内的全部人口。在职业统计
的17个分类中,生徒(学生)和无职业两项不属于在业人口。3个年份的在业人口占总人口
的比重在64—68%之间,不在业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在31—35%之间。1927年哈尔滨特别市
在业人口比重低于1929和1930年东省特别区在业人口比重,是由于东省特别区包括中东铁路
沿线的农村,农业劳动力在业人口比重高,使整个人口在业比重升高。
    生徒包括学生和学徒。生徒在总人口中的比重,1927年哈尔滨特别市为19.50%,1929
年和1930年的东省特别区分别为9.34%和9.81%。哈尔滨特别市的生徒比重是东省特别区的
一倍,是由于东省特别区的农村人口比重高,农村儿童就学率低,又很少有学徒。哈尔滨特
别市居市区中心,儿童入学率高。
  无职业一项包括学龄前儿童、老年人和从事家务的妇女,也包括劳动适龄的无业人口。
由于包括的人口范围超过了劳动适龄人口界限,因此无职业人口的比重较高。1927、1929和
1930年分别占总人口比重为16.04%、22.33%和22.48%。由于无职业人口中,主要是从事
家务的妇女,因此,无职业的妇女占女性总人口的比重,远比无职业男性人口占男性总人
口的比重高得多。1927年哈尔滨特别市无职业妇女占女性人口总数的28.04%,男性仅占8.51%;
1929年无职业妇女占40.80%、男性为10.95%;1930年无职业妇女占39.31%,男性为11.80%。
哈尔滨特别市无职业妇女占女性人口比重低于东省特别区,是由于城市妇女文化素质较高,
就业机会多。
  在业人口中的劳力一项是市场上的流动劳动力,无固定岗位,属临时雇佣工,并不是经
常有工可作,是处于有职业和无职业之间的半失业状态。在业人口中这部分人口占的比重很
高。
  哈尔滨特别市是城市的中心区,东省特别区既包括城市也包括农村。这在就业人口的行
业和职业所占的比重上有较明显的差异。公务员包括当时的议员、官吏和政府职员。哈尔滨
特别市是政府机关所在地,因此公务员占在职人口比重高于东省特别区。文教卫生,包括教
员、律师、记者、医生和僧侣教徒。哈尔滨特别市所占比重也高于东省特别区。农林牧渔劳
动者所占比重,东省特别区包括农村,因此比重大大高于哈尔滨特别市;工业、矿业、交通
业劳动者,由于哈尔滨是工交集中区,因此比重高于东省特别区。城市的商业服务业发达,
哈尔滨特别市商业在业人口比重也明显高于东省特别区。
  由于1927年的哈尔滨特别市和1929、1930年的东省特别区的人口规模和环境同当时哈尔
滨全境人口的规模和环境不尽相同,特别是当时的傅家甸(道外)人口环境十分复杂。因此
哈尔滨特别市和东省特别区人口职业构成状况同哈尔滨全境的职业构成状况之间会存在某些
差异。
     二、 日伪统治时期人口职业构成 
    日伪统治哈尔滨时期,共有4个年度对人口职业状况作过统计,最详细的是1934年《哈
尔滨特别市户口调查结果表》。其余3次统计较简单 ,不过都是以总人口为基数,职业分类
为十大项。
    把4个年度的人口职业状况按农牧林水(第一 产业)、工矿交通(第二产业)、商服
(第三产业)分类(不包括无业),4年间人口的职业构成在3个产 业之间基本无变化。19
34年商服比重低,是由于无业人口比重大所致。哈尔滨人口职业的产业结构中工矿交通产
业职业人口比重特别低 ,而商服业比重高 ,反映了当时的哈尔滨主要是一个消费城市。
    哈尔滨人口的职业状况中,中国人和外国人的职业构成差别很大。中国人由于大多数从
事体力劳动,因此人口职业众数前三位为商业、工业、农牧林业;外国人由于主要从事脑力
劳动,因此其人口职业众数前三位为公务及自由业、商业、家务。“公务”包括官吏、公吏、
雇员、军人;“自由业”包括法律、教育、宗教、医务、文艺、慈善事业等。外国人的职业
众数始终是公务及自由业占第一位,而且比重不断增高,1936年高达25.91%。这是由于哈尔
滨的日本人口增加很快,而日本人大多数是从事官吏、公吏、雇员职业,同时,其他外国人
从事自由业的比重也非常高。
  4个年度人口职业状况变动最大的是无业人口。1934年无业人口占总人口的44.46%。1
936年下降为15.56%,1937年为7.99%,1938年为15.21%。表面看是就业率上升,失业率
下降。实际上在10类职业中,比重增加最多的是家务一项。1936、1937、1938年3个年度的
统计中,把很大一部分无业人口转为家务,从而视为在业;另增加较多的是其他项,因此,
无业人口比重并非像统计表上下降的幅度如此之大;既或有少部分人从无业到有业,也主要
在“其他”类职业中(“其他”包括差役工人、看门管院杂役、自由日工等),农、工、商
等社会主要职业人口并未增加。
页码: 516-526
附件: @01LG013Z.doc^WORD
类别: 人口志
排序字段: 0516
 
[RECORD: 15/132]
志书名: 哈尔滨市志 人口
篇名: 第一篇  1898-1948年哈尔滨人口
章名: 第二章 人口构成
节名: 第七节 人口受教育程度构成
正文: 
    1934年的《户口调查结果表》中的人口受教育程度的调查统计,以全部人口为基数,
以初小毕业为标准,分为“毕业”(包括初小毕业及以上文化)、“退学”(既初小肄业)、
“通学”(指初小在校)、“无学”(指7岁以上未上学,即文盲)、“未学”(指六周岁
以下学龄前人口)5个层次。
  1934年哈尔滨全市人口中,具有初小毕业以上文化程度的人口占总人口的26.53%,其
中女性人口的受教育程度低于男性,外国人口的受教育程度高于中国人口。
  全市小学肄业文化程度人口占总人口的9.15%,也是男性比重高于女性。中外人口比较,
中国人口中小学肄业文化程度人口占中国总人口的10.07%。外国人口中小学肄业文化程度
人口占外国总人口的4.32%。外国人口小学肄业文化程度比重低是由于外国人口的受教育程
度普遍高于小学肄业文化程度。
  全市小学在校学生数占总人口的5.28%,其中中国人小学在校学生数仅占中国总人口的
3.88%;外国人小学在校学生数占外国总人口的12.63%。
  7岁以上无文化(文盲)人口占总人口的47.47%,其中男性人口文盲率为42.6%,女性
人口文盲率为56.62%。中外人口比较,中国人口文盲率为54.62%,其中女性人口为68.91%;
外国人口文盲率为11. 83%,这个文盲率是来自朝鲜侨民,日本人、苏联人以及其他外国人
几乎不存在文盲人口。
页码: 526-528
附件: @01LG013U.doc^WORD
类别: 人口志
排序字段: 0526
 
[RECORD: 16/132]
志书名: 哈尔滨市志 人口
篇名: 第一篇  1898-1948年哈尔滨人口
章名: 第二章 人口构成
节名: 第八节 人口婚姻和家庭构成 
正文: 
  一、人口婚姻构成
    1934年哈尔滨市的户口调查,反映出当时哈尔滨市中国人口的婚姻状况。
  一是15岁以上有配偶人口中,男性有配偶人口占男性人口的59.46%,女性有配偶人口
占女性人口的81.58%,女性有配偶人口比男性高出22.12个百分点,这是人口性比例严重
失调的后果;有配偶男性人口143224人,女性人口72533人,男性有配偶人口是女性的2倍。
说明男性有配偶人口中有一半人配偶不在哈尔滨。这一现象带来的后果是哈尔滨人口出生率
低。因为这些有配偶人口虽然也都正常的生儿育女,但他们生的孩子不在哈尔滨,这就必然
造成哈尔滨出生人口数量少、出生率低;在人口的年龄构成中,15—19岁年龄组有配偶人口
占20.93%,其中男性占14.63%,女性占35.24%,说明早婚现象很普遍,特别是女性早婚
现象尤其严重。
  二是离婚人口比重低。解放前中国人大多把离婚看成“不正当”行为,尤其女人,一旦
离婚,社会舆论的压力难以忍受,因此女性人口离婚比重就更低。外国人不受传统观念限制,
离婚人口比重高于中国人,尤其女性人口离婚比重几乎是中国女性离婚人口比重的3倍。
  三是丧偶人口比重非常低,仅占15岁以上人口的4.4%。这是由于哈尔滨人口年龄构成
轻,老年人口比重低。女性丧偶人口比重高于男性,是由于男性丧偶人口再婚率高于女性。
  四是15岁以上人口中,未婚人口比重过高,特别是30岁以上未婚人口比重特别高,这是
人口流动性大、性比例严重失调的后果;同时,男女未婚人口数量相差悬殊,男性未婚人口
8.83万人,女性未婚人口0.95万人,男性未婚人口数量是女性的9.3倍。
     二、 人口家庭规模构成                                           
    1925-1944年的20年间,中国人家庭户规模基本稳定,始终在5人左右,外国人家庭户规
模始终在3-4人之间。但是20年代中期同30年代末比较,家庭户规模略有缩小 ,特别是中国
人家庭户规模变化较明显,从每户5人以上降至5人以下 ,这同流动人口减少 、人口相对稳
定有关。 
    农村家庭户规模大于城区家庭户规模 。20年代傅家甸农村户规模在10人以上,同期城
区家庭户规模在5-6人之间。30年代顾 乡、太平农村人口多,因此户规模大于南岗区、新安
埠等农村人口少的区域。
    自发发展的商业老区,如傅家甸、埠头区,中国人家庭户规模普遍较大 ,而有计划新建
的住宅区和机关区,如南岗区、新安埠区家庭户规模普遍较小。  
 
页码: 528-533
附件: @01LG0140.xml^XML;
@01LG0141.xml^XML;
@01LG0142.xml^XML;
@01LG0143.xml^XML
类别: 人口志
排序字段: 0528
 
[RECORD: 17/132]
志书名: 哈尔滨市志 人口
节名:                     第三章 外侨人口
类别: 人口志
排序字段: 0529
 
[RECORD: 18/132]
志书名: 哈尔滨市志 人口
篇名: 第一篇  1898-1948年哈尔滨人口
章名: 第三章 外侨人口
节名: 第一节 外国侨民进入哈尔滨的历史背景 
正文: 
  解放前哈尔滨市外国侨民人口数量大、国籍多,占全市总人口比重高,是哈尔滨所特有
的现象,是旧中国殖民城市的鲜明色彩。
  1898年,随着中东铁路的修筑,大批俄国人源源不断地涌进我国东北,并集中进入哈尔
滨。1904年日俄战争沙皇俄国战败,1905年签订《朴茨茅斯和约》,把沙俄独霸的哈尔滨做
为商埠向世界各国开放。1907—1943年,先后有20个国家在哈尔滨设立了领事馆(不包括汪
伪中华民国在哈尔滨设立的“总领事馆”),其中19个国家的领事馆是在1932年日本侵略者
占领哈尔滨之前设立的,建立各种侨民团体组织32个,有近40个国家和地区的商人、资本家
到哈尔滨经商办企业。因此在很短的时间内,几乎包括欧洲所有国家以及美国、加拿大、日
本、印度、阿富汗等国的几十万人涌进哈尔滨。在1922年之前的许多年份中,哈尔滨外国侨
民人口数量超过总人口的二分之一以上,1912年外侨人口占总人口的62.86%。
  日伪统治时期,哈尔滨的日本侨民以及受日本帝国主义钳制的朝鲜侨民迅猛增加。由于
日本帝国主义实行残酷的经济、政治统治,许多欧美侨民纷纷离开哈尔滨另谋生路,致使哈
尔滨欧美侨民数量减少。1941年12月8日,太平洋战争爆发,英美两国同日本成为交战国,1
942年6月哈尔滨的英美两国侨民被迫离哈尔滨返国。1945年8月,日本帝国主义战败,哈尔
滨周围及以北地区的大批日本难民流集于哈尔滨,到1946年9月,有近10万日本人自哈尔滨
被遣送回日本。
页码: 534
类别: 人口志
排序字段: 0534
 
[RECORD: 19/132]
志书名: 哈尔滨市志 人口
篇名: 第一篇  1898-1948年哈尔滨人口
章名: 第三章  外侨人口
节名: 第二节 建国前外侨人口数量变动及国籍构成
正文: 
  一、外国侨民人口的数量变动
    自1898年以来,随着经济、政治、军事形势的不断变化,哈尔滨的外国侨民数量起伏不
定。
    1898年中东铁路开工修筑,大批俄国人涌进哈尔滨。1902年哈尔滨不包括俄国军队和铁
路员工,仅俄国侨民就有12000人,1912年达43091人。随俄国侨民一起来到哈尔滨的还有犹
太、波兰侨民。日本侨民1898年有8人进入哈尔滨,到1904年增至1000人。这是外国侨民进
入哈尔滨的第一次高峰时期。
  日俄战争之后,哈尔滨成为开放商埠,大量外国侨民进入哈尔滨,侨民的国籍从以俄国
侨民为主的几个国家,增加到十几个国家,形成了外国侨民进入哈尔滨的第二次高峰期。由
于缺少这一时期外侨人口的综合统计资料,对当时外国侨民的具体人数和国籍无法确定。
  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胜利,大批俄国资产阶级、官吏、军人以及难民逃来中国,进入东
北地区的大多都集聚于哈尔滨,形成了外国侨民进入哈尔滨的第三次高峰时期。1920年哈尔
滨的外侨人数从1918年的6.3万余人,猛然增长到13.6万余人,1922年哈尔滨的外侨人口多
达20万人,是哈尔滨外侨人口数量的最高年份。这些统计数都不包括短期流动的外国人口和
不断进出的外国军队。
  1932年日本帝国主义侵占哈尔滨。在日本侵略者的残酷统治下,许多外侨人口离开哈尔
滨,但同期日本侨民却成倍增加,因此,哈尔滨的外国侨民总数并未减少。1941年太平洋战
争爆发,哈尔滨的日本侨民迅猛增加,形成了外侨人口进入哈尔滨的第四次高峰时期。1943
年哈尔滨的外侨人口从1938年的6.5万人猛增到近12万人。
  1945年8月,日本帝国主义战败投降,大批投降的日本军人、战俘及其家属集中于哈尔
滨。同期,哈尔滨周边及以北地区的日本难民也集中于哈尔滨。1946年哈尔滨外侨人数达13
.6万余人。
  随着日本侨民被遣返和其他各国侨民对哈尔滨解放后共产党新政权的不理解和抵触而离
开哈尔滨,使哈尔滨的外侨人口数量从1912年有具体人数记载以来下降到最少时期,1948年
末哈尔滨共有外侨人口30521人。
  二、外国侨民人口的国籍构成
    1898—1948年先后有近40个国家和地区的侨民居留在哈尔滨。1938年之前占外侨人数比
例最高的始终是俄国侨民(后来的苏联侨民和无国籍侨民)。1916—1931年,俄国侨民占外
侨人口总数比重最低的年份为1916年,占77.06%,最高为1920年占96.32%。在12个统计年
度中,占95%以上的5年,占80—90%的5年。其次是犹太人。犹太只是一个民族,而非独立
国家,因此在统计上常常把它统计在各国侨民中去。但由于犹太人在哈尔滨很早成立了侨民
组织,因此总是能经常显示出犹太人的多少。1922年之前,犹太人占哈尔滨全部外侨人口的
10%以上。由于这个民族以经商为主,流动性大,随客观环境的变化,人数减少,比重下降。
日本侨民逐步增多,特别是日俄战争后,日本在南满取代沙俄势力,日本帝国主义为实现其
对我国东北的侵略阴谋,有计划地把大批日本人迁入我国东北。1910年日本帝国主义吞并了
朝鲜,不仅把朝鲜国土当成它的领地,而且把朝鲜人也称为日本人。其区别是把日本人称为
日本内地人,把朝鲜人称为日本半岛人。在日本帝国主义的驱使下,进入哈尔滨的朝鲜人也
逐年增多。其它各国主要是欧美国家,虽然这些国家的侨民进入哈尔滨的时间较早,但由于
沙俄对哈尔滨的控制,使它们难以扩张,因此,1924年之前人数较少。1924年之后,中东铁
路的一切权益被中国政府收回,沙俄在哈尔滨失去一切势力,欧美资本乘机涌入,这时欧美
侨民才有了较快的增加。
  1932年之后,哈尔滨外国侨民构成状况开始发生变化。日本侨民自1932年起几乎是逐年
直线上升,直到日本投降,1946年日侨被遣返,日侨比重才降下来。苏侨(包括无国际侨民)
自1932年起占外侨人口比重逐年下降。1948年由于日侨和朝鲜侨民未作统计,因此苏侨又上
升至94.78%。对犹太侨民,在日本侵占哈尔滨之后就不再立项统计,这是日本帝国主义秉承
德国法西斯的旨意,在他们的意念中犹太民族已被消灭。朝鲜侨民占外侨总数的比重,虽然
没有日本侨民增长的快,但自1932年起也是逐年增长。波兰侨民比较稳定,人数始终在1000
人上下。
 
页码: 534-540
附件: @01LG014C.doc^WORD
类别: 人口志
排序字段: 0534a
 
[RECORD: 20/132]
志书名: 哈尔滨市志 人口
篇名: 第一篇  1898-1948年哈尔滨人口
章名: 第三章 外侨人口
节名: 第三节 几个主要国家侨民状况的变动 
正文: 
  一、俄国侨民
    俄国侨民早在1858年《瑷珲条约》签订之后就开始进入黑龙江。1895年之前,哈尔滨一
带并无俄国侨民,但已有往来于哈尔滨一带和远东地区的俄国商人,他们高价销售俄国生产
的工业品,低价收购中国的农副产品。俄商德留金,为了做生易的方便而留居在哈尔滨地区,
成为哈尔滨最早的俄国侨民。大量的俄国侨民是从1898年随着中东铁路的修筑涌进哈尔滨的。
1902年不包括俄国军队及俄国铁路员工,哈尔滨俄国居民已达12000余人。1912年达43091人。
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之后,俄国侨民人数猛增。俄国十月革命胜利,促使大批俄国资产阶级
外逃,特别是1920—1922年,以帝俄海军上将高尔察克为首的白匪政权在西伯利亚发动的反
对苏维埃新政权的复辟活动被粉碎后,乌拉尔以东地区的大批资产阶级、富农、反动军官、
官僚政客,以及对苏维埃新政权尚不了解的部分群众,经西伯利亚逃入黑龙江,并大部分聚
集于哈尔滨。1919年由于大批白俄逃亡来哈,哈尔滨人口骤增,市内各俄国学校开始实行二
部制。为了安置大批逃亡来哈尔滨的白俄,中东铁路管理局分别于1920至1921年在偏脸子和
正阳河建立了“纳哈罗夫卡”和“沃斯特罗乌莫夫”两个俄国居民区。这就是哈尔滨俄国侨
民从1916年的3.4万余人,到1922年激增至15.5万余人的直接原因。实际上当时哈尔滨的俄
国侨民人数远远超过上述的统计数目,因为凡统计在册者均属定居(包括短期定居)侨民,
而那些流动的俄国侨民并未在统计之内。1924年之后,俄国侨民数量明显下降,一是俄国十
月革命后逃来哈尔滨的大批俄国资产阶级,他们在革命的疾风暴雨打击之下,无暇选择,落
荒逃入中国。由于他们同世界许多国家有着人际和资本的联系,因此他们在哈尔滨暂短停留
后,则转道去其它国家。二是俄国十月革命之后,帝俄在哈尔滨的势力不断削弱,1920年3
月16日,帝俄在哈尔滨的代理人霍尔瓦特被赶下台;中东铁路的各种权利逐步被中国政府收
回;俄国人享受的各种特权也被剥夺。俄国侨民由于失去了保护伞,因此许多长期居留在哈
尔滨的俄侨,也纷纷离去,到北京、上海以至北美、欧洲。
  1924年8月15日苏联驻哈总领事出示布告,令原俄国侨民愿加入苏联国籍者于两日内到
总领事馆注册入籍,过期不入籍者不承认是苏联国民。当时的俄国侨民,一部分申请加入苏
联国籍,从而成为苏联侨民,还有一部分对苏维埃新政权有抵触者,未申请加入苏联国籍,
而成为无国籍侨民,其中少部分受形势所迫而离哈尔滨。还有少量俄国侨民加入中国国籍。
1929年7月发生“中东铁路事件”,7月21日苏联驻哈尔滨总领事馆外交官员及家属63人离哈
回国。1931年日本侵占哈尔滨之前,苏联和无国籍侨民基本稳定在6万人左右。
  1898—1924年的俄国侨民统计资料,均未包括俄国在哈尔滨的大量驻军。从1898年12月,
阿穆尔军区的1个步兵连250人以中东铁路护路队的名义开进哈尔滨起,进驻哈尔滨的沙俄军
队不断增加。除进出哈尔滨的流动军队,沙俄常驻哈尔滨军队近万人,并且还在哈尔滨设立
了庞大的军事后勤部门,1904年日俄战争爆发,哈尔滨成为沙俄的后方军事基地。沙俄150
万军队进入我国东北,大批部队在哈尔滨集结、转运和休整。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
哈尔滨又成为沙俄调兵遣将的后方基地,大批军队进出哈尔滨。俄国十月革命胜利,哈尔滨
又成为白俄反动军队的集结地和避难所。解放前哈尔滨不少街道都是依沙俄驻军而得名的,
这些都是沙俄军队侵占哈尔滨的历史见证。
  1932年日本侵占哈尔滨之后,苏联侨民急剧减少。1934年9月,苏联与日本协议,以1.4
亿日元的价格把中东铁路的主权出卖给“满洲国”(日本)。1935年3月23日,日、“满”、
苏三方签订中东铁路转让协定,同时伪满洲国政府宣布中东铁路为国有铁路,并委托“满铁”
接管经营,中东铁路理事会解散。同期哈尔滨苏联国营商船队关闭。自1935年4月开始,原
中东铁路大批苏联员工由哈尔滨及中东铁路沿线撤退回国。到8月21日最后一批苏联员工撤
退为止,先后撤走苏联铁路员工6028人,家属14607人,共计20635人。到1935年末,苏联侨
民下降至7千余人。随着日苏关系的恶化,到1940年苏联侨民仅剩1845人。
  无国籍侨民1941年之前始终在3万人上下。在无国籍侨民中,除一部分加入中国国籍,
后变成“满洲国”籍,还有少量无国籍侨民为了迎合日本侵略者而加入日本国籍。1945年8
月18日,苏联军队进占哈尔滨,接着中国共产党领导下的东北民主联军解放了哈尔滨。在这
一强大的政治形势影响之下,大批无国籍侨民和已加入“满洲国”籍的原俄国侨民,转而加
入苏联国籍。从统计资料中可以看到,1941年之前无国籍侨民始终在3万人上下,1946年下
降为1. 8万多人,1948年仅剩2千多人。1940年苏联侨民仅1800余人,1946年增至1. 1万人,
1948年增至2. 6万多人。实际上,无国籍侨民减少的这部分人,几乎全部转入了苏联国籍。
  二、犹太侨民
    1923年之前,在哈尔滨的外侨人口中,犹太侨民的数量居第二位。他们经常持有双重身
份:即持有居住国国籍又是犹太人。因此在统计时,有时包括在其所持国籍人口中,有时又
单独以犹太人做统计。这样,既常出现遗漏又有时互相重复。1920年之后的不少统计资料,
在犹太人的项目下常常标明“包括在俄国人口中”、“包括在无国籍人口中”或“不明”。
所以20年代以后哈尔滨犹太人的实际数量,要比统计表上的数量多。不过这个统计数基本上
反映了哈尔滨犹太人数量变化的趋势。
  犹太人进入哈尔滨,最早是中东铁路开筑,随俄国人而来的建筑工程技术人员。随后就
是来自俄国、波兰、立陶宛、爱沙尼亚、拉脱维亚以及西欧国家的犹太商人。1903年哈尔滨
的犹太人成立了“犹太侨民会”,1907年创立了“犹太妇女慈善会”,1908年成立了“犹太
教会”,1909年建犹太教堂,并办起犹太侨民小学。这段时间,虽无犹太侨民的具体统计数
字,但从这些机构和组织的建立,说明当时已有相当数量的犹太侨民。最早的犹太人统计数
字,是日本人在《露亚时报》上,记载了1916年哈尔滨的犹太人口为5032人。1918年1月《远
东报》载,侨哈犹太人计7500人。
  沙俄时代,侨居俄国的犹太人数量很多(大多取得俄国国籍),其中多数经商并成为富
有的资产阶级。俄国十月革命胜利,当时已成为俄国资产阶级的犹太人,同俄国资产阶级一
起,在乌拉尔以西地区的,通过波兰逃往西欧;在乌拉尔以东地区的,经过满洲里、绥芬河
逃入我国东北,大部进入哈尔滨。这就是哈尔滨的犹太人由1916年的5000多人,到1920年猛
增至2万多人(有的资料记载1919—1923年哈尔滨犹太人最多时达到5.5万人)的原因。这大
批犹太人来到哈尔滨并非出于自愿,而是在急风暴雨的革命形势冲击下迫不得已逃来的。由
于他们同世界上许多资本主义国家有着资本的和人际关系的密切联系,因此他们到哈尔滨之
后,观察形势,稍事停留就转道去北美、西欧和世界其他各国,因而1923年之后,哈尔滨犹
太人口数量大幅度下降。
  居留哈尔滨的犹太侨民,其在业人口大部分是经商。1923年哈尔滨有犹太侨民5848人,
在业人口2580人,占犹太总人口的44.12%,其中从事工商业者1665人,占在业人口64.53%。
1929年东省特别区共有犹太侨民437人,在业人口284人,占犹太总人口64.99%,其中从事
工商业者217人,占在业人口76.41%。
  犹太人来哈尔滨大部分是为了谋求自身的生存和发展,在政治上无所求。因此他们来到
哈尔滨之后主要是经商和办企业,同时也为犹太人的教育、宗教信仰、社会福利事业做了许
多事。在经济上他们利用资金雄厚和在世界上联系广泛的优势,开展进出口贸易,办工商企
业,开设银行等等;在文化教育上,犹太人先后办过4所中、小学校和教会学校,出版过7种
刊物;在宗教活动上,除建犹太教会,还建过两座教堂(1909年建犹太人教堂,现车辆厂招
待所;1918年建新犹太人教堂,现市公安局俱乐部)和犹太人祈祷所(南岗光芒街14号);
还开办多项慈善福利事业,如犹太妇女慈善会、犹太免费食堂、失业赤贫救济所以及设立医
院等等。犹太人的上述活动,客观上对当时哈尔滨的经济、文化和社会福利事业的繁荣和发
展,起到了积极的作用。
  1932年日本侵占哈尔滨之后,出于对犹太民族的法西斯偏见,对犹太侨民不再立项统计。
事实上直到1948年之前,哈尔滨始终有相当数量的犹太侨民。
  三、日本侨民
    日本侨民也是最早进入哈尔滨的外国侨民之一。日本企图侵略我国东北蓄谋已久。因此,
他们假借各种机会,千方百计、无孔不入地向我国东北伸展他们的势力。帝俄攫取在我国东
北修筑中东铁路特权,日本帝国主义妒羡之情形于言表,终于导致了1904年的日俄战争。沙
俄失败,日本从俄国手中夺取了在我国东北的支配地位。1906年日本侵略者认为应把大量的
日本人做为永久居民安置在满洲,“如不出十年能向满洲移出50万国民,俄国虽以强大自恃,
亦不敢擅自挑起战端”。可见,日本向我国东北输出人口早已成为他们侵略政策的组成部分。
  因此早在1898年中东铁路开建之初,日本侨民就借机来到了哈尔滨。最初虽然来的人数
不多,但从统计资料上看,增长却十分迅速。最早来到哈尔滨的日本侨民是充当中东铁路的
包工,接着则是他们的家属和妓女。1901年11月5日,日本人在哈尔滨创办了“松花会”(1
908年4月改为日本侨民会),到1904年日本侨民已增至1000人。日俄战争爆发后,哈尔滨日
本人“松花会”收到日本驻海参崴贸易事务官电报通知,令在哈日本侨民撤退。因此,到19
05年除有特殊任务的少量日本人外,绝大部分日侨都离开了哈尔滨。日俄战争结束后,日本
挟战胜国之余威,开始对哈尔滨进行大量经济投资,大批日本侨民也随之进入哈尔滨。而此
次返回的侨民已不仅仅是包工和妓女,主要是商人和企业家。据记载,1906年日商合资会社
熊泽洋行在哈尔滨开办,接着,日本三井物产株式会社、南满铁道株式会社、竹内商会、松
浦洋行、加藤酱油酿造公司、田中洋行、日本龙口银行、井上药房、大岛电器商店,南海洋
行……蜂拥而至。据日本驻哈尔滨领事馆调查,1909年仅道里区的日本人大小商号就有94家。
到1913年,日本在哈尔滨创办的较大型商行或洋行20余家。随着这些工商企业的兴办,日本
侨民人数也在迅速增加。统计表上的日侨人数均属常住人口,大量的流动日侨并未统计在内。
日本领事馆在统计资料的备注中注明,1918、1919年加上在哈滞留者,日本人数在7000以上。
1920年的日侨人口为7133人。1919年《远东报》载:侨哈日本人增至11000余人。可见,当
时在哈的日本侨民数量,比统计表中的数字要多。
  1932年日本侵占哈尔滨,日侨人数激增。对1932年哈尔滨日侨人数,各种统计资料相差
悬殊。《露满蒙时报》、《大哈尔滨案内》、《哈尔滨和奉天》记载为2751人;《露亚时报》
、《哈尔滨案内》记载为5582人,而且加注“2月5日皇军入哈以来激增”;《大哈尔滨》、
《满洲国大系》、《哈尔滨特别市概观》记载为6358人;《哈尔滨市公报》、《满洲帝国年
报》则记载为13795人。根据上下年份日侨人口数量状况,这里采用5582人为记载依据。
  自1927年起,日本人的统计资料,总是把朝鲜侨民做为日本人的一部分进行统计。这是
由于日本帝国主义者1894年入侵朝鲜,1910年日本侵略者与当时的朝鲜政府签订了《日韩合
并条约》,日本帝国主义者吞并了朝鲜。日本侵略者为了泯灭朝鲜人民的民族意识,把朝鲜
人改称日本人。把朝鲜人的姓和名,一律改成日本人的姓和名。日本侵入中国后,为了弥补
人力不足,也强制朝鲜人到中国做它们的帮凶。为了有所区分,则称日本人为日本内地人,
称朝鲜人为日本半岛人。在1932—1945年这段时间,日本人在我国东北搞的人口统计资料,
在日本人的项目下分成日本内地人和日本半岛人或日本朝鲜人。到40年代,干脆把朝鲜侨民
不留痕迹地加进日本侨民人口中去。如1941、1942、1943年哈尔滨的日本人口数中就包括着
朝鲜侨民数。但是大部分日本人口统计资料都区分为日本内地人和日本半岛人,使我们可以
了解到在哈尔滨确切的日本人口数。
  日本侵略者出于对中国人民实施法西斯统治的需要,大批日本人源源不断地来到哈尔滨。
中东铁路苏联员工撤退,完全由日本人接替;“满洲国”的一切机关团体都由日本人把持,
其中不仅各层领导人是日本人,大批职员也由日本人充当;特别是日本人占领哈尔滨后,对
哈尔滨实行经济统治,日本资本大量侵入,使大批中国工厂企业为日商所取代,并建立起过
去不许日本人经营的水泥工业、造船业、砖瓦业、制糖、啤酒等工业。于是经商企业的日本
人也大量增加。由于上述原因,“九·一八”事变后,哈尔滨的日本人数量增长十分迅猛。
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出于战争的需要,哈尔滨的日本人数又有更大的增加,到1943年哈
尔滨的日本人数已从1932年的5500余人增长到8.6万余人。
  各年度哈尔滨日本人数字,并不包括日本侵略军及其特务机关的人员。早在1918年8日,
大批日本军人借干涉俄国十月革命之名开进哈尔滨,在哈尔滨设兵站、医院等。自1932年起,
哈尔滨成为日本侵略军的基地。日本关东军的许多师团、旅团一直侵驻在哈尔滨地区并以哈
尔滨为中心频繁调动。1938年末日本人的细菌工厂在平房建成,“七三一”部队盘据在那里。
当时日本在哈尔滨侵略军队的人数无准确统计数字,但据其驻军的番号,起码要在10万人以
上。此外,当时日本关东军庞大的特务机关——“关东军情报部”就设在哈尔滨。哈尔滨是
这一间谍特务网的大本营,新京、奉天……海拉尔等13个城市分设支部。经常在哈尔滨活动
的间谍特务人数也是相当可观的。因此,1932年之后,哈尔滨的日本人实际人数,要大大超
出统计表上的数字。
  1945年8月,日本帝国主义无条件投降。进入我国东北的侵略军被缴械后集体遣返。哈
尔滨以北及周围各地的日本人,特别是日本移民(30年代初,日本侵略者制定了向我国东北
的“百万户移民计划”,并开始分批进行移民,到1945年约移10万户,30万人),纷纷流集
于哈尔滨。1946年4月东北民主联军解放哈尔滨后,立即着手遣送日侨日俘回国事宜。从194
6年8月19日,遣送首批日本人2500名开始,到9月19日,共遣送日本人94563人。这时凡要求
遣返的日本人,基本上均被遣送走。到1947年末哈尔滨尚有日侨3433人。
     四 、其他国籍侨民                                               
     (一)波兰侨民                                                    
    1898年中东铁路开建,就有相当数量的波兰人随俄国人一起来到哈尔滨。最初来的波兰
人主要是工程技术人员,接着一些波兰资本家和商人来哈尔滨经商办企业。日俄战争之后,
哈尔滨的波兰侨民不断增加。1907年11月,波兰侨民成立了“波兰人协会 ”1924年改称
“波兰侨民会”。1921年9月设立了“波兰驻哈尔滨办事处”(1931年10月改为领事馆)。
1916年哈尔滨有波 兰侨民2558人。有的资料记载1923年哈尔滨的波兰侨民达7000余人 。
从统计资料看解放前哈尔滨的波兰侨民大多年份都在1000人以上,1946年为1145人,1948年
为887人。波兰侨民在哈尔滨兴办的商业十分发达。1930年成立了“波兰商会”,当时波兰
人在哈尔滨经营的各种商店多达26家。波兰侨民为了子女教育,在哈尔滨创办了“波兰高等
小学校”和“波兰私立中学校”。1942年“波兰驻哈尔滨领事馆”、“波兰侨民会”以及波
兰人办的中学和小学均被日本侵略者关闭。1945年日本投降后,“波兰侨民会”和波兰侨民
办的中学和小学恢复活动。
  (二)朝鲜侨民。
    朝鲜与我国的吉林省只一江之隔。我国的朝鲜族人口,大都居于东北三省。历史上朝鲜
人和我国的朝鲜族交往频繁。1910年日本吞并朝鲜后,许多不甘忍受日本统治的朝鲜人纷纷
流入我国东北三省。“九·一八”事变之前,朝鲜人流入我国东北三省大多是自发的,并且
多流向农村或城市郊区。从统计资料看,1931年之前,哈尔滨的朝鲜侨民虽然逐年增加,但
始终未超过1000人,而且这些人大都从事农业,经商者占小部分。“九·一八”事变之后,
朝鲜侨民的流动受到日本统治者的控制。来中国的朝鲜人,一部分是日本侵略者在人力不足
时,把朝鲜人当做“日本半岛人”派到我国东北三省做它们的帮凶,在机关或企业中当官吏
和雇员。1931年之后哈尔滨朝鲜侨民增长很快,1940年达8962人。大多是日本人有计划派进
的;另一部分则是日本人做为移民,有计划迁入我国东北三省的。如1935年来滨江省移垦的
朝鲜人就有11500户,共5万余人,这些移民主要在农村。1941年之前,日本人的统计资料中,
把朝鲜人做为日本人的一部分加以统计,不过还区别成“日本内地人”和“日本半岛人”
(或“日本朝鲜人”)。从1942年起,则不加区分地把朝鲜人归入日本人中去,令人无法掌
握朝鲜侨民的具体人数。统计表中1946年朝鲜侨民为20097人,是由于当时对中国籍朝鲜族
人口和朝鲜侨民未加区分,都按朝鲜侨民统计的结果。实际上日本投降后,哈尔滨的多数朝
鲜侨民已回国,剩下的人数已不足千人。
  (三)德国侨民。
    德国人来哈尔滨完全是为了经商。德国是欧洲经济发达的国家之一,特别是机械和电器
工业居世界领先地位,并同世界各地都有商品贸易往来。中东铁路修筑,立即受到德国商人
的关注。1901年德国商人与俄国商人在哈尔滨合资开办了哈盖迈耶尔·留杰尔曼啤酒厂。日
俄战争之后,来哈尔滨的德国人逐渐多起来。1903-1905年间,德商相继建立斯不列颠卡酒
厂、巴巴利啤酒厂、梭忌奴啤酒厂。1909年8月德国在哈尔滨设领事馆。这时德国与哈尔滨
的贸易往来不断增多。中东铁路所需电料、电器等均由德国西门子洋行供应。1912年德国西
门子洋行在哈尔滨设立分行。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1917年3月中国北京政府宣告与德、奥
帝国断绝外交关系,德国驻哈尔滨领事馆被关闭,德国与哈尔滨的贸易关系也停止,德国商
人也纷纷离去。
    第一次世界大战结束,1920年7月,德国驻哈尔滨领事馆恢复办公,德国商人不仅恢复
了过去的商业活动,而且相继建立了一批洋行、公司,到1923年哈尔滨有较大的德国商号14
家。随着德商在哈尔滨的发展,1924年建立了德国商会。这时的德国侨民迅速增加。日本人
办的《露亚时报》统计,1930年哈尔滨有德国侨民255人,而东省特别区的《特警统计年鉴》
统计,1930年哈尔滨有德国侨民431人。在当年的职业统计中,德国的在业人口中,93%的
人是工商企业人员。
  1932年日本侵略者占领哈尔滨之后,各国驻哈尔滨领事机构大部分被关闭,侨民团体被
解散,侨民人数普遍减少。由于第二次世界大战期间,德意日结成法西斯反共同盟,同属“
轴心国”,相互勾结和鼓吹,因此德国驻哈尔滨总领事馆不仅一直存在,而且积极活动,直
到日本投降,德国驻哈尔滨领事馆才关闭。哈尔滨的德国侨民1932年之后又有很大增加。19
32年多达600人。直到1946年尚有320人。
  (四)解放前的哈尔滨,据各种统计资料累计,先后有近40个国家和地区的侨民在哈尔
滨居住过。除了人数较多的俄国(苏联、无国籍)、犹太、日本、波兰、朝鲜、德国侨民外,
尚有英国、美国、法国、意大利、希腊、拉托维亚、捷克等国家和地区的侨民。其中,东欧
侨民大多随俄国人在中东铁路修建之初进入哈尔滨的,其余国家侨民大多是日俄战争后,随
着哈尔滨开辟为国际商埠之后进入哈尔滨的。这些国家和地区的侨民来哈尔滨大多数是经商
办企业,各国侨民人数虽然不多,但都有自己经营的工厂或商店,因此人数比较稳定。1931
年之前约一千二三百人,1932年之后由于日本侵略者实行严格的经济和政治统治,1941年12
月太平洋战争爆发,各国设在哈尔滨的领事馆大部分被关闭,英美两国成为日本的交战国,
英美在哈尔滨的侨民1942年6月被遣送回国,使这些国家侨民人数下降到1000人左右。
页码: 541-550
附件: @01LG014D.xml^XML
类别: 人口志
排序字段: 0541
 
[RECORD: 21/132]
志书名: 哈尔滨市志 人口
节名:                     第二篇 1949-1990年哈尔滨市人口总量的变化 
正文: 
  建国以来,哈尔滨市的人口数量发生很大变化。1949年末,哈尔滨市区人口为78.5万
人,1990年末为282.7万人。41年间增加人口204.2万人,平均每年增长4.98万人,年平
均增长率为3.17%。在北京、上海、天津等8个200万以上非农业人口大城市中,哈尔滨人
口增长速度是最快的。但是,哈尔滨市的人口增长并不是直线上升、平稳增长,而是随着国
民经济的发展和政治形势的变化在波动中前进的。在1949—1990年的41年中,有32年为人口
增长,增长人数最多的1959年达28.6万人,增长率最高的1953年达23.84%;有9年人口为
负增长,负增长最多的1962年达12.5万人,增长率为-6.41%。可见,哈尔滨市的人口变
动呈大起大落状态。
类别: 人口志
排序字段: 0542
 
[RECORD: 22/132]
志书名: 哈尔滨市志 人口
节名:                     第一章  人口数量变动
类别: 人口志
排序字段: 0543
 
[RECORD: 23/132]
志书名: 哈尔滨市志 人口
篇名: 第二篇 1949-1990年哈尔滨市人口总量的变化 
章名: 第一章  人口数量变动
节名: 第一节 人口总量变动 
正文: 
  1950—1960年是建国后哈尔滨市人口高速增长时期。11年间,哈尔滨市人口净增加124
.2万人,年平均增加11.3万人,平均增长率为9%。1955年,为了支援农业建设,哈尔滨
市动员闲散人口10.5万人参加农业生产,使当年人口出现负增长。1960年人口突破200万。
人口增长速度惊人。
  这一时期正逢我国国民经济恢复时期和大规模经济建设时期。国民经济迅速恢复和发展,
人民生活水平不断提高,人口出生率迅速上升,人口死亡率不断下降,人口自然增长率大幅
度上升,形成了建国后第一次人口生育高峰;同时,哈尔滨市被列为国家重点建设城市之一,
苏联援建我国的156项重点工程中的13项建于哈尔滨市,使哈尔滨市很快进入了大规模经济建
设时期。由于哈尔滨市已有的劳力和技术力量满足不了大规模经济建设的需要,从外省市以
及农村吸收大批职工。同期,由于抗美援朝的需要,有16家大中型企业由辽宁迁来哈尔滨。
因此,这一时期也是哈尔滨市建国后人口迁移增长的高峰时期。两个高峰的同时出现,造成
了哈尔滨人口的高速度增长。
  1961—1976年是哈尔滨人口的曲折发展时期。16年间增加人口7.9万人,平均年增加0
.5万人,年平均增长率为0.24%。在16年中,有8年人口为负增长,1962年负增长人数多
达12.5万,增长率为-6.4%。
  这16年间人口增长迟缓、波动频繁的主要原因,是国民经济发展失调和自然灾害造成的
三年困难时期,一方面,人口出生率下降,死亡率上升,人口自然增长速度下降。另一方面,
国民经济调整期间,许多工厂企业关停并转,大批职工精减下放,其中大部分去农村参加生
产劳动,1962年末全市有40余万人口返籍、下乡,全市人口下降至182.3万人。1963年后,
随着国民经济的好转,人口又有所增加,1965年全市人口数又超过200万。“文化大革命”
开始后,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广大干部去干校、农村走“五七道路”,工人支援大、小三线
建设,大批人口离开城市,1970年全市人口下降到200万人。“文化大革命”中间,计划生
育工作一度放弃,人口生育处于无管理状态。自1970年开始,人口出生率大幅度上升,仅19
70—1973年4年间全市出生人口达18.13万,自然增加人口13.76万。再加上从农村招工,1
973年全市人口又上升到216.7万人。1973年开始,从中央到地方大抓计划生育,1974年起
哈尔滨市人口出生率大幅度下降,人口自然增长速度降低。同期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又形成高
潮。因此,1976年全市人口又下降至210万人。
  1977—1982年是哈尔滨市人口又一次快速增长时期。6年间哈尔滨市人口净增加44.5万
人,年均增加7.42万人,平均增长率为3.25%。
  这一时期哈尔滨人口的快速增长源于两个方面。一是1976年“文化大革命”结束,随着
拨乱反正和各项政策落实,大批上山下乡知识青年和下放干部陆续返城。1979年形成返城高
潮,当年迁入人口达15.9万人,净迁入13.9万人。6年共迁入人口44.4万人,净迁入30.
7万人,这是这一时期人口增长的主要原因;二是大批知识青年返城时大多早已进入婚育年
龄,返城后生活安定,很多人结婚生育,因此使1974年后大幅度降下来的人口出生率又有所
回升。1981年,哈尔滨市又进入一次人口高生育时期,1982年人口出生率高达17.56‰。6
年出生人口17.56万,自然增长人口9.71万人,是建国后哈尔滨市人口发展史上又一次人
口增长高峰时期。
  1983—1990年是哈尔滨人口的正常平稳发展时期。8年间人口净增加27.5万人。年均增
加3.44万人,平均增长率为1.29%。
  这一时期,“文化大革命”结束,1978年党的十一届三中全会之后,各项政策逐步落实,
政治形势逐步稳定,经济形势不断好转。返城知识青年已基本返回,人口迁移已恢复正常状
态。虽然处于全国人口生育高峰期,但是哈尔滨市由于计划生育工作得力,人口出生率始终
在15‰左右,人口自然增长率一直在10‰以下。
页码: 553-557
附件: @01LG014M.xml^XML
类别: 人口志
排序字段: 0553
 
[RECORD: 24/132]
志书名: 哈尔滨市志 人口
篇名: 第二篇 1949-1990年哈尔滨市人口总量的变化 
章名: 第一章  人口数量变动
节名: 第二节 各区人口数量变动 
正文: 
  1949—1990年,各区人口普遍有所增长,由于各区所处的环境和条件不同,人口增长的
数量和幅度有很大差别。41年间,全市人口增长2.60倍,同期7个区中,南岗、香坊、动力、
平房4个区高于全市增长水平;道里、道外、太平低于全市增长水平。在各区人口发展过程中,
1963年人口数量普遍有较大幅度的减少,是由于1963年3月恢复成立滨江区,把各区所辖的农
村人民公社及农村人口划归滨江区管辖的结果;1972年人口数量又普遍有较大幅度的增长,
是由于1972年8月滨江区撤销,把滨江区所辖的农村人民公社及农村人口又划归各区管辖的结
果。
  道里区 全区人口1949年为249071人,1990年为639727人,41年间增加人口390656人,
增长156.85%,年均增加9528人,平均增长率2.33%,低于全市人口平均增长率(3.17
%),在7个区中人口增加数量居7区中的第二位。但7个区比较,人口增长速度是慢的,原
因在于道里是党政机关、商业和居住区,新建大中型企业或高等院校很少,同其他区比较,
人口迁移增长数量少。在增加的人口中,自然增长比重较高。由于1953年顾乡郊区划归王岗
区;1963年滨江区恢复,郊区划出;1972年滨江区撤销,郊区划回;1979年太平庄划入(划
入28052人)和知识青年返城等原因。使全区人口数量产生波动。自80年代开始,人口处于
正常增长状态。
  道外区 全区人口1949年为247758人,1990年为388788人。41年间增加141020人,增长
了56.92%,年均增加人口3440人,平均增长率为1.10%。在7个区中,道外区人口增加数
量最少,平均增长率最低。但是,道外区人口增长状况各时期不均衡。1949—1960年的11年
间,道外区人口增长快,自然增长率和机械增长率高。是因为1950年朝鲜战争期间,辽宁一
些大厂迁来哈尔滨市,其中电缆厂、第一工具厂迁入道外区,职工、家属也随之迁入。加上
招工和投亲靠友等原因,迁入人口数量很大,使人口急剧增长,平均增长率达5.03%。直
到1955年,道外区人口在全市7个区中一直占第一位。进入60年代,道外区人口已处于负增
长状态。造成这一状况的原因在于,道外区是一个居民和商业密集型的老区,人口密度大。
3年经济困难时期,人口外迁数量大。1968—1981年全区下乡青年达64000余人。由于城区地
域狭小,无空旷余地建设大型工厂企业和住宅,限制了人口的迁入。特别近几年,其他各区
居民住宅小区开发建设,道外区人口向其他区流动的数量不断增加。
  南岗区 1949年全区人口为123909人,1990年为706500人,41年间增加人口582591人,
年均增加14210人,平均增长率为4.34%,在全市7区中,人口增加数量最多,平均增长率
居第二位。建国初期,南岗区人口仅十一二万人。1953年王岗区划归南岗区,当年人口达23
.5万人。进入大规模经济建设时期,南岗区由于地域广阔,先后建立起一批工厂和高等院
校,全区人口迅速增加,12年间增加人口298092人,平均增长率为7.52%。从1962年开始,
由于城市人口外迁,干部及家属下乡,1963年2月划出6条街给动力区。5月滨江区恢复,又
划出4.5万多人。全区人口一度下降。“文化大革命”开始,虽然自然增长率回升,但由于
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干部插队上干校,全区人口继续处于下降状态。1972年滨江区撤销,划
归南岗区3万余人,加上高等院校开始招收工农兵学员,全区人口又开始增加。1977年大专
院校恢复高考,1978、1979年大批知识青年返城,干部落实政策,加快了人口增长速度,到
1990年全区人口超过70万人,数量居各区人口首位。
  太平区 1953年全区人口127748人,1990年为329490人,37年间增加人口201742人,年
均增加人口5452人,平均增长率为2.59%。在全市7个区中,太平区人口增长数量和速度均
属中等。50年代太平区人口增长快,1948年人口为79707人(太平区除1953年人口普查有人
口数之外,1949—1960年均无人口数),到1961年为245277人,13年间平均增长率为9.03
%。这一时期人口增长快的原因是,朝鲜战争期间,辽宁的一些工厂迁来哈尔滨,其中的龙
江电工、哈尔滨第一机器制造厂等一批工厂建于太平区,接着在太平区建立化工区,新建一
批化工厂,职工和家属人数迅速增加;1953年7月,阿城县的11个村划归太平区,划入人口1
8903人。1960年1月又将阿城县的永源、巨源两个农村公社划给太平区管辖。加上大规模经
济建设时期,流入大批劳力,使这一时期的人口数量增加很快。1962年之后,由于3年经济
生活困难时期城市人口向农村迁移,1963年恢复滨江区,各区农村分社划归滨江区。
  1968年全区24000余名初、高中毕业生上山下乡,干部插队上干校,使全区人口数量下
降。1972年,滨江区撤销,把团结、东风、民主3个公社划回太平区管辖,全区人口回升到2
7.5万人。1978年知识青年返城,全区人口达30万。此后,人口进入正常增长状态。
  香坊区 1949年全区人口66999人,1990年为288460人,41年间增加人口221461人,年
均增加5401人,平均增长率为3.62%。在全市7区中,香坊区人口平均增长率居第二位。建
国初期,全市各区中香坊区人口最少。朝鲜战争爆发后,从沈阳等地迁入建筑工人1600多户,
8000多人。大规模经济建设时期,在香坊建立电机、锅炉、汽轮机等一批大中型工厂企业,
使香坊区人口迅速增加,到1957年8年间增加人口111758人,平均增长率为13.05%。1958
年设动力区,把一批大中型工厂企业和6万余人由香坊区划归动力区,香坊区人口数量下降
至14.5万人。此后由于1960年阿城县石槽乡划入香坊区,1963年滨江区恢复,郊区划出;1
972年滨江区撤销,郊区划回等原因,使全区人口数量波动很大。1972年之后,人口进入正
常平稳增长状态。
  动力区 1958年建区,当年全区人口80521人。1990年为319985人,32年间增加人口239
464人,年均增加7483人,平均增长率为4.41%。在全市7个区中,动力区平均增长率最高,
人口增长数量居第三位。动力区建区当时在全市7个区中人口最少,但建区之后,人口一直
在快速增长,主要原因在于区内工厂企业不断增多,职工及家属的人数不断增加。60年代将
阿城县的新华公社划归动力区。1972年滨江区撤销,又将6万多人口的郊区划回动力区。198
2—1990年,仅“三大动力”厂等14家大中型企业和大专院校就兴建了256栋、近100万平方
米的住宅楼,使原住外地以及本市外区的职工和家属源源不断地迁入动力区。
  平房区 1953年建区,当年人口40393人,1990年为154167人,37年间增加人口113774
人,年均增加3075人,平均增长率为3.69%。平房区建区之初,由于一批大的工厂企业的
建立和发展,职工及家属人数不断增加,人口增长迅速。到1959年6年间人口平均增长率高
达20.03%。由于郊区行政区划和隶属关系的变动,使全区人口数量产生波动。1956年郊区
两个乡划归朝阳区,划出农业人口25508人。1960年将阿城县的杨林等3个管理区和刘仁等5
个自然村划入。1958年郊区又划回平房区。1963年恢复滨江区,又将郊区人口划出。1972年
滨江区撤销,又将郊区两个公社划入平房区。1972年之后,平房区人口处于稳定增长状态。
 
页码: 557-563
附件: @01LG014E.doc^WORD;
@01LG014F.xml^XML
类别: 人口志
排序字段: 0557
 
[RECORD: 25/132]
志书名: 哈尔滨市志 人口
篇名: 第二篇 1949-1990年哈尔滨市人口总量的变化 
章名: 第一章  人口数量变动
节名: 第三节 外侨人口变动 
正文: 
  一、外侨人口数量
  1946年4月哈尔滨解放之初,全市共有28个国籍(包括无国籍)、13.6万余名外国侨民。
随着第一次遣送9.4万余名日侨日俘回国,以及少数其它国籍侨民离境,到1949年哈尔滨尚
有26个国籍(包括无国籍)、3.1万名外国侨民。
  建国之初,一些侨民由于对人民政权心存疑虑而要求离境,加上解放初期,外侨违法犯
罪突出,犯罪人数较多。这些违法犯罪分子在受到惩处后,也陆续离开中国。到1952年全市
外侨人口降至2.8万人,当年芬兰侨民全部迁离。1953年按照公安部对外侨采取“区别对待”
、“稳定前进”、“有理、有利、有节”的方针,对社会主义国家和资本主义国家不同国籍
的侨民,根据不同情况采取不同方法,至年末共办理150余名外侨出境,当年瑞士、比利时、
奥地利侨民全部迁离。1954年应苏联大使馆的请求,于1954、1955年为近12000名苏联侨民
办理出境手续,送他们回国参加建设。1954年保加利亚、土耳其侨民,1955年罗马尼亚、英
格兰、荷兰、德国、英国侨民全部迁离。到1955年末,哈尔滨外侨降至1.1万人。
  1955—1956年,我国社会主义改造逐步深入,外侨私人工商业者陆续提出离境申请。19
56年末公安部、外交部对外侨出境放宽条件,大批外侨得到批准离境,法国、丹麦、以色列
侨民全部迁离。1957年意大利侨民、1959年蒙古侨民、瑞典侨民全部迁离。到1960年末,全
市尚有11个国籍、3229名侨民。1961年匈牙利、南斯拉夫侨民,1963年希腊侨民全部迁离。
1963年末外侨人口降至903人。1966年全市尚有9个国籍外侨人口500余人。1971年巴基斯坦
侨民、1971年越南侨民全部迁离。1972年中日邦交正常化,一批日侨回国定居,还有一批欧
侨前往澳大利亚,到1976年全市有苏联、朝鲜、波兰、日本和无国籍外侨393人,其中大部
分是年老体弱人员。到1990年全市尚有外侨人口201人。
    二 、各国籍侨民的变迁                                        
   (一)日本侨民                                                   
    1949年末,哈尔滨市有日本侨民3433人。这些日侨主要是被我有关部门留用的工程技术
人员,还有未赶上统一遣返的非技术人员和农民共500余人。1953年4月,按中央规定和东北
日侨事务委员会的指示,又分4批共遣送2266名日侨和难民回国。到1953年末尚有日侨362人。
这些留下的日侨 ,大部份是妇女,她们已与中国人结婚,并生育子女,夫妻感情好,生活
安定,不愿回归日本。1954年11月28日,根据中央指示:对日本侨民“愿回日本者不留,
不回者不送”的原则,对在我机关、企业内部工作的日侨,凡本人自愿回国者,经所在单位
领导同意,均送回国。1955年3月,又有57 名日侨被送回国。1955年末哈尔滨市尚有日侨29
5人。此后十多年内,日侨数量变化不大。1972年中日帮交正常化,许多日侨申请回国定 居
或探亲,经有关部门批准,陆续返回日本。到1990年末,哈尔滨市尚有日侨31人,其中29人
为妇女。           
   (二)苏联侨民                                                   
    1948年2月,哈尔滨市对外侨进行户口登记时,共有苏侨2665 2人。此后陆续有少量
苏侨去澳大利亚等国定居。1954年4月23日,苏联驻华使馆向我国政府外交部提出:苏联
政府决定将在华苏侨于本年六、七、八3个月,分批召回国内参加建设,希望中国政府协
助。哈尔滨市公安局根据中央提出的“主动配合,积极协助,适当照顾,给予方便,尽速
送走”的方针,于1954年8月将5789名苏侨送走。1955年 6月,又将6 100名苏侨送走。19
55年末,哈尔滨市尚有苏侨9 660人。1956年开始,中苏关系发生变化,许多苏侨或者回国,
或者去澳大利亚、加拿大等国定居,使苏侨人数逐年下降。到199 0年末,哈尔滨市尚有苏
联侨民21人。
    (三)朝鲜侨民
    1946年统计,有朝鲜侨民两万余人。当时由于把中国人朝鲜族和朝鲜侨民都统计在朝鲜
侨民中,因此朝鲜侨民数量增大。1948年2月,哈尔滨市进行外侨户口登记时,又将朝鲜人
一律按中国户口管理,因此在统计中又不存在朝鲜侨民。1950年3月,哈尔滨市公安局根据
东北公安部的指示,对在哈尔滨的朝鲜人区分为中国朝鲜民族和朝鲜侨民。经过划分登记,
对291名朝鲜人按朝鲜侨民管理。朝鲜战争爆发,有638名朝鲜侨民来哈尔滨,其中儿童246
人。战争期间朝鲜侨民有所增加。1955年战争结束,朝鲜国内开始恢复建设,一部分朝鲜侨
民回国定居,朝鲜侨民数量减少到149人。
  1956年之后,一方面在哈尔滨的朝鲜侨民仍有陆续回国定居的;另一方面,我志愿军回
国,有些朝鲜族军人家属随丈夫来华定居。此外,还有少量朝鲜妇女越境来哈尔滨,并与中
国公民结婚定居。1956年之后,哈尔滨市的朝鲜侨民有进有出,人数比较稳定。1958年“大
跃进”时期,就业容易,来哈尔滨的朝鲜侨民一度增多。1960年之后,由于经济生活发生困
难,许多朝鲜侨民又陆续回国。1990年末尚有朝鲜侨民132人,其中男45人,女87人。
  (四)其他国家侨民
    1948年2月,哈尔滨市进行外侨户口登记时,除日本、朝鲜之外,尚有22个国籍侨民,
共30521人。除苏联侨民26625人和无国籍侨民,尚有20个国籍侨民,共1593人。其中人数较
多的为波兰(887人)、德国(300人)、希腊(146人)。
  1947年7月,有788名波兰侨民(哈尔滨市605人,外地集中来哈者183人),分三批由满
洲里出境,经苏联回国。1951年末又有苏联、德国、波兰、希腊等14个国籍377人出境。195
7年由于放宽出境条件、公安部门在半年时间内批准2387名外侨离境。1958年8月,又有200
余名各国籍外侨经香港出境。到1971年其他国家侨民中仅有波兰(7人)和无国籍(42人)
侨民49人。1990年尚有波兰侨民1人,无国籍侨民8人。
  三、新中国成立后的新侨民
    新中国成立后,很快与世界上大部分国家,建立了外交关系,并开展了各种外交活动。
第一个五年计划大规模经济建设时期,苏联援建的156项工程中,13项建在哈尔滨。这些项
目在建设和投产过程中,始终有苏联专家参加。此外,我们的大专院校、科研部门、大工厂,
也聘请了外国专家和教学人员。此外还有一些外国留学生和实习生到哈尔滨各大专院校留学
和各大工厂企业实习。
  1958年起,临时来我国的外国人到哈尔滨参观游览的人数开始增多。1959-1963年,临
时来哈尔滨参观旅游的每年平均500人左右。1979年实行改革开放政策后,来哈尔滨的外国
人不断增多。1982年哈尔滨列为甲级城市,临时来哈尔滨的外国人成倍增加。1990年6月,
哈尔滨举办对苏联及东欧贸易洽谈会,临时来哈尔滨的外国人形成高峰。
页码: 563-571
附件: @01LG014G.xml^XML
类别: 人口志
排序字段: 0563
 
[RECORD: 26/132]
志书名: 哈尔滨市志 人口
节名:                     第二章 人口自然变动
类别: 人口志
排序字段: 0566
 
[RECORD: 27/132]
志书名: 哈尔滨市志 人口
篇名: 第二篇 1949-1990年哈尔滨市人口总量的变化 
章名: 第二章 人口自然变动
节名: 第一节 人口出生和出生率 
正文:   
    哈尔滨市1949—1990年的42年间共出生人口1904659人,平均每年出生45349人,平均出
生率为23.02‰。42年间,由于各种主客观因素的影响和制约,各个时期人口出生状况很不
平衡。
  一、1949—1964年是哈尔滨人口持续高出生时期。这一时期人口高出生的特点之一是持
续时间长达16年。全国第一次人口生育高峰是1950—1957年,共8年时间。1958—1961年全
国人口出生率大幅度下降,而哈尔滨市人口高出生的势头始终不减,1961年是人口出生率最
低的年份,仍保持在30.55‰。特点之二是这一时期人口出生率之高,远远超过全国、全省
和其它大城市。1949—1952年平均出生率为46.70‰。1953—1957年为48.82‰,1954年和
1955年人口出生率高达52.04‰和50.85‰。16年间共出生人口969586人,平均每年出生60
599人,平均出生率为42.67‰。
    这一时期人口持续高出生的原因在于:
    (一)哈尔滨是全国解放最早的大城市。黑龙江省土地改革完成的也最早。虽然当时全
国正处于解放战争和抗美援朝时期,但是哈尔滨处于战争后方,不仅未受到战争的破坏,而
且为了支援战争,促进了生产和各项事业的发展。建国后,国家形势逐步稳定,特别是随着
经济的恢复和发展,哈尔滨市人民生活水平迅速提高。这些都为人口高出生提供了宽松的经
济和社会条件。
   (二)当时人民群众的生育观念仍是“五世其昌,儿孙满堂”、“多子多福”、“人丁
兴旺”等传统思想占主导地位,在这些旧思想的指导下,人们一有条件就忙着娶妻生子。这
是当时人口高出生的主观原因。
   (三)我国当时的人口政策是鼓励或不控制人口生育。新中国成立初期,我国处于国民
经济恢复时期,经济文化建设需要劳动力,因而采取了鼓励生育的政策,如严格限制人工流
产、禁止绝育、奖励“母亲英雄”和一胎多婴的家庭等。1955年虽然提出了“节育”,但也
仅仅是“党是赞成节育的,要适当提倡,不要反对”。至1957年反右派斗争中,节制生育、
控制人口的主张受到批判,片面强调人多好办事,鼓励人口生育。因此,使这一时期人口生
育处于无计划、无控制的自由生育状态。
  (四)1958年之前妇女就业率低,大多数妇女都从事家务,多生育子女对她们不会带来
多大的影响和负担。她们主观上很少有节制生育的要求。
  二、1965—1969年是哈尔滨市人口出生率大幅度下降时期。1965年哈尔滨市人口出生率
下降到26.49‰,此后逐年下降。1965—1969年5年间平均人口出生率为21.41‰,较前16
年的平均出生率下降21.26个千分点。这一时期人口出生率下降,原因在于从中央到地方开
始重视抓计划生育工作。1962年12月,中共中央、国务院发出《关于认真提倡计划生育的指
示》,同年哈尔滨市和市内各区成立了计划生育委员会,开始抓计划生育工作。1965—1969
年正是全国第二次人口生育高峰时期。哈尔滨市由于认真开展计划生育工作,人口出生率大
幅度下降。
  三、1970—1973年是哈尔滨第二次人口生育的高峰时期,4年人口平均出生率21.99‰,
比第一次人口生育高峰时期人口平均出生率低20.68个千分点。这次人口出生率的上升,主
要来自“文化大革命”的干扰,计划生育工作组织瘫痪、工作停顿,人口生育处于失控状态。
但是哈尔滨市的第二次人口生育高峰同全国和全省比较,时间短,峰值低。全国和黑龙江省
第二次人口生育高峰是从1962年到1973年,长达12年之久,哈尔滨市第二次人口生育高峰仅
为4年,而且是处于全国人口生育高峰的结尾时期。全国和黑龙江省第二次人口生育高峰12
年平均人口出生率比哈尔滨市高13—14个千分点,哈尔滨市的第二次人口生育高峰时期的人
口出生水平,大大低于全国和黑龙江省。
  四、1974—1980年是哈尔滨市人口出生率最低的时期。七年间平均人口出生率为11.27
‰。这一时期的人口低出生,是深入开展计划生育工作的结果。1971年7月,针对“文化大
革命”以来人口失控现象,国务院批发了《关于做好计划生育工作的报告》,提出“一个不
少,两个正好,三个多了,一个家庭有两个孩子最理想”。1973年12月,全国第一次计划生
育汇报会上提出“晚、稀、少”的生育要求。哈尔滨市根据中央和省的要求,1973年8月31
日调整了计划生育委员会,并在全市认真开展计划生育工作,很快收到了良好效果,使哈尔
滨市的人口出生率大幅度下降。
  五、1981—1990年是哈尔滨市人口出生率的回升时期。10年间平均人口出生率为13.83
‰。1981—1990年,党和国家更加重视计划生育,规定“实行计划生育是我国的一项基本国
策”,制定了一系列政策措施,对推行计划生育、控制人口生育提供了极为有利的条件。但
是,哈尔滨市这一时期出现两种情况,造成人口出生率的回升。一是自1979年开始,大批上
山下乡知识青年返城,仅1979年哈尔滨市净迁入人口就达13.9万人。这批返城青年绝大部
分已达婚育年龄。返城后,生活安定,陆续结婚生育;二是1949—1964年期间,特别是1953
—1964年哈尔滨市第一次人口生育高峰时期出生的近82万人口,到80年代都陆续进入婚育年
龄。这一批人口的结婚、生育是这一时期人口出生率回升的另一个原因。这一时期虽然人口
出生率有所回升,但10年平均人口出生率在14‰以下,大大低于同期全国人口出生率(20‰
以上),更低于哈尔滨市第一次和第二次人口生育高峰时期出生率,并未形成第三次人口生
育高峰。
页码: 571-574
附件: @01LG014H.xml^XML
类别: 人口志
排序字段: 0571
 
[RECORD: 28/132]
志书名: 哈尔滨市志 人口
篇名: 第二篇 1949-1990年哈尔滨市人口总量的变化 
章名: 第二章 人口自然变动
节名: 第二节 育龄妇女生育率 
正文: 
  一、总生育率
   (一)育龄妇女人数及占总人口比重的变化
    哈尔滨1951—1990年的39年间,育龄妇女人数几乎是直线上升。除1961、1963和1964
年3个年度,处于经济困难时期,人口外迁,总人口数量下降,育龄妇女人数也随之下降
外,其它年份均逐年增多。人数增长了3.18倍,平均增长速度为3.73%。同期总人口增
长2.26倍,平均增长速度为3.08%。育龄妇女增长数比总人口增长数多0.92倍,增长
速度高21.1%。
  这39年间,按育龄妇女数量和比重变动可分为两个阶段:
    1951—1969年为一个阶段。这18年间育龄妇女和总人口的数量分别增长1.27倍和1.
32倍,平均增长速度分别为4.66%和4.79%。育龄妇女增长数量和速度略低于总人口增
长的数量和速度,育龄妇女数量占总人口的比重始终是在22—23%之间。
  1973—1990年为一个阶段。这17年间,育龄妇女增长的数量和速度均超过总人口增长的
数量和速度。育龄妇女和总人口分别增长1.51倍和1.3倍,平均增长速度分别为2.45%和
1.58%。育龄妇女人数占总人口的比重上升到30%以上,1984年达32.9%,比上阶段上升
了8—10个百分点。这属于非正常增长。这一现象的产生,是由于50、60年代哈尔滨市第一
次人口生育高峰期间出生的大量女性人口,到70年代都陆续进入育龄期。哈尔滨市第一次人
口生育高峰长达16年之久,因此70年代以来育龄妇女人数增长的势头猛、持续时间也长。
    (二)育龄妇女总生育率的变化                                     
     建国以来哈尔滨市育龄妇女生育水平变化非常大。 1951—1990年的39年间,哈尔滨市
育龄妇女平均总生育率为82. 49‰,但发展十分不均衡。1951—1964年的14年间,育龄妇女
平均总生育率高达183. 39‰,远高于全国妇女平均总生育率。这一时期是哈尔滨市第一次
人口生育高峰时期。1966—1973年的6年间,育龄妇女总生育率开始下降,平均为85.  20‰,
大大低于全国平均水平。这一时期育龄妇女总生育率下降的原因,一是60年代初从中央到地方
都开始抓计划生育工作,人口生育开始受 到控制;二是这一时期正逢“文化大革命”的高潮
时期,公安机关被“砸烂”,户口统计工作受到干扰,出生人口的漏统和统计中的混乱现象十
分严重。出生人口统计数少于实际出生人口数,造成育龄妇女生育率的虚假下降。1975—19
80年的6年间,是哈尔滨市育龄妇女总生育率最低的时期。平均总生育率为38.17‰,大大低
于同期全国育龄妇女总生育率水平 。这一时期育龄妇女总生育率大幅度下降的原因在于,
自1973年以来,哈尔滨市根据中央和省的要求,认真贯彻各项计划生育政策,自上而下大力
开展计划生育工作,已婚育龄妇女计划生育率均在99%以上。1981—1990年的10年间,育龄
妇女总生育率又有所回升,平均为44.45‰,但仍大大低于全国平均水平 。这一时期总生育
率回升 ,主要由于育龄妇女生育旺盛年龄段人数增加,同时有些地方对计划生育工作有所
放松,特别是对流动人口生育管理不严, 造成计划外生育增多。
    二 、年龄别生育率 
    哈尔滨市在第三次人口普查之前,育龄妇女年龄别生育状况无资料可查。第三和第四次
人口普查,对哈尔滨市1981和1989年育龄妇女年龄别生育状况进行了全面的调查。
     这两个年度育龄妇女生育状况 、反映了哈尔滨市一定时期育龄妇女状况变化的特点。
   (一)峰值生育率降低。 1981年 峰值生育率为 21 2.05‰,1989年为191.15‰,下降
了20.9 个千分点。1981年生育峰值组为 25—29 岁组,生育率为173.74‰;1989年生育峰
值组为20—2 4岁组,生育率为11 7.25‰,下降56.49个千分点 。峰值生育率的下降,反
映了计划生育工作的成效。 
   (二)生育密集年龄距(0.1生育水平宽度)缩短和生育峰值年龄提前。1981年生育高
峰期(生育率在 10 0‰以上)年龄为24—29岁共6年,1989年为22— 26岁共5年,比1981
年最少一年,高峰生育期更集中 。高峰年龄组却从1981年的25—2 9岁组 提前移到1989年
的20—24岁组 。生育峰值年龄从1981年的27岁,前移到1989年的24岁。这种高峰生育期和
生育峰值年龄提前,表明晚婚晚育人数在减少。 
   (三)15—19岁年龄组生育率上升。1989年同1981年比较,生育率从1.64‰上升到7.45‰,
提高5.81个千分点 ,累计生育率和占总和生育率的比重分别从6.83‰和0.46%上升到34.04‰
和2.75%,实际生育人数从243人到1013人,增长3.17 倍。15—19岁年龄段生育现象的存在
和大幅度增长,说明哈尔滨市不仅存在早婚早育现象,而且增长势头很猛。这种计划外生育
现象的存在和增长,对人口计划生育是一个冲击。
  (四)高年龄组育龄妇女生育率上升。1981年35岁以上育龄妇女生育率为2.89‰,累
计生育率36.76‰,占总和生育率的2.63%;1989年生育率为3.75‰,累计生育率为43.
56‰,占总和生育率的3.15%。实际生育人数从544人增加到1061人,几乎增加一倍。35岁
以上育龄妇女生育率上升,生育期延长,说明二胎或多胎生育现象在增加。
  三、总和生育率
    根据哈尔滨市育龄妇女总生育率水平推测,1961年之前,哈尔滨市妇女总和生育率要高
于全国水平,达到6以上,1963年之后低于全国水平,60年代在4左右。70年代妇女总和生育
率直线下降,70年代后期,妇女总和生育率在2左右,已下降到人口更替水平(2.2—2.4)
以下。1982年第三次人口普查时,1981年哈尔滨市妇女总和生率育降至1.40,低于全国
(2.61),与北京相同(1.40,城区为1.34,郊区为1.46)、高于上海(1.35,市区
为1.08,郊县为1.74)、低于天津(1.65,市区为1.47,郊区为2.27)。哈尔滨市在
1.40的总和生育率中,一胎生育率为1.22、二胎生育率为0.13、三胎及三胎以上的多胎
生育率为0.05。
    1990年第四次人口普查时,1989年哈尔滨市育龄妇女总和生育率下降为1.24。低于全
国(2.25)、北京(1.36,城市为1.14,农村为1.95)、天津(1.66)和上海(1.3
4)。哈尔滨市在1.24的总和生育率中,一胎生育率为1.10,二胎生育率为0.12,三胎
及三胎以上的多胎生育率为0.02。
  四、终身生育率
    哈尔滨市妇女终身生育率的变动状况,在第三次人口普查之前,由于缺少资料,难于做
出精确的测算。据全国各地调查估计,实行计划生育之前,农村平均每个母亲在整个生育期
内生6—7个小孩,城市生4—5个小孩。实行计划生育之后,生育小孩的数量逐步减少。哈尔
滨市妇女终身生育状况同全国城市类似。1982年和1990年的第三和第四次人口普查,对妇女
生育状况做了详细调查。
     1982年哈尔滨市50岁以上妇女一生平均生育子女数低于全国(5.50))高于北京(4.26
)、上海(4.09))。1982年人口普查时50-64岁年龄组妇女,1949年新中国成立时是17-31
岁,正当生育旺盛期,又恰好遇到社会变革和经济大发展的有利条件 ,她们的生育潜力得到
充分实现 ,平均生育的子女数保持了较高水平。  
    1990年第四次人口普查时,50岁以上妇女一生中平均生育的子女数开始下降。1990年人口
普查时 ,50-64岁年龄 组妇女,1949年新 中国成立 时是9 -24岁。在她们的生育旺盛期,有
二分之一以上的人赶上了60年代初中央提出实行计划生育、控制人口的时期。由于人口政策的
影响作用,这批妇女平均生育的子女数有所减少。其中年龄越小,受人口计划生育政策的影响
时间越长,生育率也就越低。1990年人口普查时,35-49岁的育龄妇女,虽然尚在生育期内,
但在计划生育政策的严格控制下,继续生育的可能性很小。当年她们生育的子女数,35-39岁
妇女为1.35个、40-44岁妇女为2.02个、45-49岁妇女为2.17个。这已基本上成为她们的终
身生育率。 
页码: 574-583
附件: @01LG014I.xml^XML;
@01LG014J.xml^XML;
@01LG014K.xml^XML
类别: 人口志
排序字段: 0574
 

相关文件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主办单位:中共哈尔滨市委史志研究室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哈尔滨
通信地址:哈尔滨市松北区世纪大道1号         交流电话:0451 - 86772466 
黑ICP备19006696号-1            哈公网监备2301000200380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