哈尔滨史志网!     
搜索
搜索
撰史
/
/
/
第二卷 人口志 (一)

第二卷 人口志 (一)

2019-09-04 13:50
[RECORD: 1/132]
志书名: 哈尔滨市志 人口
节名: 《哈尔滨市志  人口志》编纂委员会 
正文: 
《哈尔滨市志·人口志》编纂委员会 
   主 任: 都兴武    
   副主任: 李桂英
   委 员:  杨德胜 姜世栋 杨克炎
   主 编: 薛连举 
 
页码: 1
类别: 人口志
排序字段: 0001
 
[RECORD: 2/132]
志书名: 哈尔滨市志 人口
节名:                     概  述 
正文: 
  哈尔滨是一座近代新兴城市,然而哈尔滨人口却源远流长。
  据哈尔滨地区的顾乡屯、荒山、半拉城子、阎家岗等地的考古发现,早在旧石器时代晚
期(距今4—1万年),哈尔滨地区已是中华民族祖先活动的领域了。
  我国东北地区是一个多民族聚居的地区。古代东北的民族主要有4系,一是5000年前从
中原地区陆续进入东北地区,居于东北南部的汉族;二是居于东北北方东部、东北最古老的
民族肃慎族;三为居于东北北方中部的夫余族;四是居于东北北方西部的东胡族。
  秦及先秦时期,东北松嫩平原居住的是貊族。貊族中族春秋时期在华北,后进入
东北,与貊族融合而成貊族。貊族迁徙到松嫩平原,占居夫余族地区。说明在貊族之
前夫余族居住在松嫩平原地区。因此,先秦时期在哈尔滨地区居住的是夫余族和貊族。西
汉时期,哈尔滨地区是夫余族统辖的中心地区。
  隋、唐时期,东北各民族中族发展最快。族中的粟末部于武周圣历元年(698
年)统一了周围各部,建立了政权--渤海国。哈尔滨地区属渤海国颉府管辖。
  辽、金时期,东北地区的契丹族强大起来。神册六年建契丹国,天赞四年(926年)灭
渤海国。947年改国号为辽。哈尔滨地区也进入契丹(辽国)管辖之下,但仍然为族分
布的地区。族到五代时改称女真。这时一部分女真族迁往辽阳,称“熟女真”,仍留在
松花江中下游的各部女真族则称“生女真”。其中女真完颜部居于今哈尔滨东南部的阿什河
流域。女真完颜部逐渐强大,统一了“生女真”各部,控制了辽国的东南和东北部的大部分
领土。1115年建立金朝,定都会宁府(今阿城县金上京旧址),金天会三年(1125年)灭辽。
金代哈尔滨地区是在金始祖函普系分布的地区。金代哈尔滨地区一带,除“生女真”族外,
还有大量汉族人口聚居在这里。金在东北设有上京路、咸平路、东京路和北京路。当时的哈
尔滨地区在上京路会宁府辖区内。
  至元十六年(1276年),蒙古部首领铁木真灭南宋统一全国后,在东北地区设辽阳省,
管辖辽阳、沈阳、广宁、大宁、东宁、开元、水达达7路。哈尔滨地区在开元路管辖之内。
元代哈尔滨地区的居民,同金王朝时期变化不大,仍以“生女真”人为主,杂居汉族和蒙古
族人口。
  明朝废除元朝的行省制度,1409年在东北北部设置奴尔干都指挥使司。当时的哈尔滨地
区属奴尔干都司兀者卫辖境。明初把女真族按其分布区域重新组合,分为建州女真、海西女
真、野人女真3部。哈尔滨地区的居民,以海西女真人为主,同时有大量的汉族人和蒙古族
人杂居。
  崇祯十七年(1644年)清世祖顺治迁都北京建立清王朝后,在东北先后设置奉天、吉林、
黑龙江三将军管辖东北地区。当时的哈尔滨地区,松花江南岸一带属吉林将军阿勒楚克副督
统辖境,松花江北岸呼兰一带则属黑龙江将军呼兰城守尉辖境。清军入关使东北地区的民族
分布和人口数量发生了重大变化。随之八旗兵丁及其眷属近百万人“罄国入关”,使东北地
区人口锐减。哈尔滨地区本来就人烟稀疏,此时则倍加萧条。此后,随着中原地区的汉族人
口不断大批的流入,使东北包括黑龙江以及哈尔滨地区的人口逐渐增多。
  康熙二十八年(1689年)“中俄尼布楚条约”签订后,乾隆和嘉庆皇帝为解决旗人生计,
曾移旗就垦于黑龙江地区,其中南部为呼兰、拉林、阿勒楚喀等地。1737年(乾隆二年)在
呼兰一带设立了旗屯官庄40处。“令盛京将军于八旗开户人内选能种田壮丁400名,携带家
口,前往开垦。”
  康熙以后,清王朝为解决京师旗人浮闲人口,采用了移旗就垦于黑龙江的政策。乾隆七
年(1742年),为了安置旗人迁居黑龙江,先命阿勒楚喀等地驻防官兵开荒,待地熟后再拨
给京师移旗耕种。1744年第一批京师旗人750人移往拉林,编入阿勒楚喀驻防八旗。翌年又
移京师旗人250人于拉林。自1861年清政府实行部分开禁放垦政策,哈尔滨及周围地区属重
点开禁放垦地区,自清代中期逐渐形成村落。1788年已有满、汉民在顾乡屯一带耕作。嘉庆
年间在平房、南岗、顾乡屯一带建起了一批旗(满)民(汉)村落。香坊(当时称田家烧锅
)周围已有200多户人家。在东香坊一带也出现了集市、店铺、大车店、旅店、瓦盆窑等行
业,形成了集镇。清政府先后谕准吉林将军的“拉林近地,闲荒可垦”和“预筹试垦,莫若
先期屯田”等奏章,移驻旗丁,于拉林西北80里(包括平房)处,设旗屯田。初以梅花格局,
设五屯。中设头屯,东西南北各设一屯。头屯名为正黄头屯,位于平房西北部(今辖于南岗
区),东设二屯,南设三屯,西设四屯,分别位于平房东部和东南部(今平房区平新乡境内
),北设五屯,位于平房西部(今辖于动力区)。随着各屯垦荒和农业的发展,人口也不断
增加。光绪二年(1876年)在清廷水师营官庄附近(今道外区前进乡双口面一带)建立了一
批官村。计有3730户,28257人。光绪十六年(1890年)前后,在现在的道外出现了傅家店、
岗家店、五家店、四家子等村落。光绪二十一年(1895年),已有哈尔滨、田家烧锅、聚源
烧锅、船口子和双口面水师营等沿江大小村屯50多处。清政府1898年测绘完成的《黑龙江舆
图》记载,当时在哈尔滨一带已建立了近百个村落。哈尔滨则是这近百个村落中的一个,地
临松花江南岸的滩地上,人口极其有限。
  1896年,清朝政府同沙皇俄国签订了《中俄御敌互相援助条约》,沙皇俄国攫取了在中
国东北吉林、黑龙江两省境内修筑中东铁路的特权,并确定以哈尔滨为中东铁路东西和南北
交叉的枢纽。1898年6月,中东铁路在哈尔滨开工兴建。
  自1898年起,哈尔滨的人口状况发生了巨大变化。中东铁路工程局进驻哈尔滨,把哈尔
滨从一个面积狭小的村落,扩大到包括香坊、马家沟、秦家岗和埠头在内的地域范围。傅家
店当时虽然未被划入哈尔滨范畴之内,但客观上它是哈尔滨不可缺的重要组成部分。中东铁
路动工修筑之前,在这个地域范围内的哈尔滨不过三五千人口。1898年6月,中东铁路从哈
尔滨向东、西、南三个方向同时开工,同期,哈尔滨大规模的城市建设也相继动工。大批劳
工从四面八方进入哈尔滨,沙俄政府的官员、工程技术人员、军队也进驻哈尔滨;中国关内
灾民络绎不绝来哈尔滨求生;各式各样的商贩也蜂拥而至。于是哈尔滨人口骤增。1899年,
哈尔滨人口已达4万人以上。1903年中东铁路建成通车,哈尔滨人口达7万之多。1907年哈尔
滨开埠通商,各国商人纷至沓来,使哈尔滨人口迅速增长至10万人。至1911年哈尔滨人口已
超过11万人。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沙俄及各帝国主义忙于应付战争,放松了对哈尔
滨的掠夺和统治,哈尔滨的工商业获得重大发展,人口也不断增加。1918年哈尔滨人口已近
16万人。俄国十月革命后,大批俄国地主、官僚、资本家为逃避革命的打击,蜂拥窜入中国,
其中大部分进入哈尔滨。1922年居哈俄国侨民达15. 5万人,当年哈尔滨人口猛增至38万人。
之后,随外侨人口的流动,哈尔滨人口稳定在30万人左右。20年代中期,由于哈尔滨的工商
业有所发展,人口也随之增加。1932年日本帝国主义侵占哈尔滨时,哈尔滨人口已达40万人。
1933年,日本侵略者把哈尔滨地区的四个部分统一起来,建立大哈尔滨之后,1934年搞了一
次人口普查性质的“哈尔滨特别市户口调查”,当年人口为50万人。此后,日本统治者对户
口实行严格控制,哈尔滨人口一直稳定在46万人左右。1937年日本侵略者大举向中国内地入
侵,1941年发动太平洋战争,哈尔滨成为日本帝国主义的战争后方基地,1943年人口增至72
万余人。日本帝国主义战败投降,大批日本军队和侨民被遣返,伪满洲国设立的大批机关、
团体、学校被解散,哈尔滨人口急剧下降,1946年哈尔滨人口为53万人。1946年4月,哈尔
滨解放后未再受到战争破坏,经济很快得到恢复,社会环境稳定,人口迅速增加。1949年
末,人口已达78. 5万人。1950—1960年是哈尔滨历史上人口数量增长最快的时期。此间正
逢三年经济恢复和大规模经济建设,在这段时间里哈尔滨出现了人口生育高峰和人口迁移
增长高峰。1953年哈尔滨人口突破百万,达到116. 3万人;1957年哈尔滨人口较1949年翻
一番,达155. 2万人;1960年人口达202. 7万人。从1960年起,国家进入经济困难时期,
哈尔滨市动员42. 2万人下乡、返籍,占当年总人口的20. 8%,同期人口出生率下降,死
亡率上升,人口增长势头被控制,而且还略有下降,1961—1964年全市人口降到200万人以
下。“文化大革命”开始不久,知识青年上山下乡、干部插队落户,工人支援大小三线,
1965—1971年全市人口稳定在200万人。1972—1978年稳定在210万人。1979年,知识青年
返城,改革开放,人口流动量大幅度上升。哈尔滨人口又处于新的增长时期,1982年为
254. 3万人,1990年第四次人口普查为299. 1万人,是1949年人口的3. 8倍。
  1898年以来,哈尔滨人口的自然增长呈逐渐上升趋势。建国前的一段时期里,自然增长
人口的数量很少。1898—1931年这一时期,人口流动性极大,在常住人口中,单身男性人口
比重高;女性人口少,性比例严重失调。因此人口出生率非常低,有统计的年份,人口出生
率均在10‰以下。同期人口死亡率又偏高,因此,人口自然增长率极低。1929年人口自然增
长率为0. 74‰,1930年为3‰。1932年之后,人口趋向稳定,但当时的政治环境和物质生活、
医疗卫生条件极坏,人口出生率和死亡率接近,因此,人口自然增长率也非常低。1933年为
1. 79‰,1934年为0. 67‰,最高的1937年仅为3. 84‰。建国后,社会环境稳定,人民的
物质生活和医疗卫生条件不断改善,群众生育愿望不断增强,1949年就进入人口高出生期,
直到1964年,形成哈尔滨市第一次人口生育高峰。16年间共出生人口96. 96万人。此后,由
于开展计划生育工作,人口出生率逐步下降。1949—1990年的42年间,哈尔滨市共出生人口
190. 47万人,平均每年出生45349人,平均出生率2302‰。同期,人口死亡率不断下降。
42年中累计死亡人口55. 27万人,年平均死亡13159人,平均死亡率6. 68‰。综合统计,建
国后的42年中,哈尔滨市自然增加人口135. 2万人,占同期增加人口总数的63. 85%。
  1898年以来,哈尔滨人口在不断增长过程中,迁移增长人口始终占很高的比重。特别是
建国前,哈尔滨人口增长主要来自迁移增长。建国后,哈尔滨市人口迁移数量依然很大。哈
尔滨市迁移人口数量最高的时期是1950—1960年,这是哈尔滨市大规模建设时期。11年间共
迁入人口233.5万人,每年迁入21.2万人,平均迁入率163.4‰;迁出人口数量最多的是1950
—1962年,13年中迁出人口196.4万人,每年平均迁出15.1万人,年均迁出率108.15‰。在这
13年中,为压缩城市人口,市委、市政府曾进行过三次有计划的人口外迁,迁出人口达154.
4万人。1950—1990年的41年中,共迁入人口364.85万人,每年平均迁入8.9万人,平均迁入
率44.5‰;迁出291.02万人,每年平均迁出7.1万人,平均迁出率35.5‰。41年中净迁入人
口73.83万人,年平均净迁入1.8万人,年均净迁入率9‰。迁入增长人口占同期增加总人口
的36.15%。
  建国前,哈尔滨人口非常突出的特点,是外侨人口数量大,国籍多,占总人口比重高。
1912年,仅俄国侨民就有43091人,占当时哈尔滨总人口的62. 86%。1922年哈尔滨市的外
侨人口196510人,占当年38万总人口的51. 59%。1932年,日本帝国主义占领哈尔滨,欧洲
外侨有所减少,但日本侨民大量涌入,1946年多达136616人。上述外侨人口数量并不包括各
时期外国军队人数和外侨流动人口。自1916年有统计资料以来,外侨国籍始终在30个以上。
日本帝国主义统治时期,外侨人数有所减少,但国籍数变化不大。1934年哈尔滨户口调查时
外侨国籍为29个。哈尔滨解放后,外侨国籍为30个。哈尔滨外侨人口占总人口比重,1922年
之前接近50%,1922年以后虽有下降,也均在20%以上。当时南岗、道里是外侨人口最多的
地区。1927、1928、1929年,南岗区外侨人口分别占本区总人口的69.66%、62. 44%、
52.33%。哈尔滨解放后,外侨人口数量和国籍逐年减少。自1946年起,日本侨民多次遣返;
1956年国家实行对资本主义工商业的社会主义改造,外侨资本主义工商业由于受到限制而纷
纷离境;中苏关系生变后,苏联侨民和无国籍侨民也相继离去。到1990年,哈尔滨仅有苏联、
朝鲜、波兰、日本和无国籍侨民201人。
  解放前,由于社会原因哈尔滨人口的性别构成严重失调,男性人口比重略高,女性人口
比重略低。1907年傅家店人口统计,当年人口性别比为898.3,以后逐年有所下降。1930年
降至215.7。城区由于流动人口多,性别比高于农村,在城区人口中,中国人口性别比高于
外国人口性别比。建国初期,哈尔滨市人口性别构成失调现象依然存在,1953年第一次人口
普查,人口性别比为131.2。建国后的第一次人口生育高峰和连续四次有计划人口外迁,使
人口性别失调现象得到解决,1964年第二次人口普查,人口性别比为105.4,接近正常。198
2和1990年,第三、第四次人口普查,人口性别比分别为101.4和102.5。
  解放前,由于流动人口数量大,女性人口比重低,人口出生率低等原因,哈尔滨人口的
年龄构成的特点是少年儿童人口和老年人口比重低,青壮年人口比重高,年龄构成轻。1927
年哈尔滨特别市人口中,0—15岁的少年儿童人口占14.22%,61岁以上老年人口占2.14%,
16—60岁的青壮年人口占83.64%。年龄中位数为29.96岁;1934年哈尔滨市人口中,0—15
岁人口占23.17%,61岁以上人口占2.58%,16—60岁人口占74.25%,年龄中位数为28.10
岁。建国后,由于连续16年的人口高出生,少年儿童人口比重大幅度上升,1953年为35.1%,
1964年为44.6%。15—59岁青壮年人口,1953年占61.1%,1964年占50.7%。60岁以上老年
人口分别为3.84%和4.67%,年龄中位数1953年为21岁,1964年为18.4岁。1953年,哈尔滨
人口年龄构成基本上属于年轻型人口,而1964年则属于典型年轻型人口。从70年代开始大抓
计划生育工作,人口出生率大幅度下降,使人口年龄构成发生了明显的变化。1982年和1990
年第三、第四次人口普查,0—14岁人口比重分别下降到24.4%和19.95%,15—59岁人口比
重分别上升到68.9%和71.8%,60岁以上老年人口分别上升到6.69%和8.29%,年龄中位数
上升到25.9岁和29.6岁。1982年哈尔滨人口年龄构成是典型的成年型人口,1990年已处于从
成年型人口向老年型人口的过渡阶段。
  建国后,哈尔滨市人口中的城市人口和郊区人口、非农业人口和农业人口,基本上保持
了同步增长,占总人口比重未发生大的变化。城区人口和非农业人口由于受迁移人口数量多
的影响,50年代迁入人口数量大,60年代后期和70年代前期迁出人口数量大,对城区人口和
非农业人口比重有一定影响,但总的趋势是平稳发展的。1949年,城区人口和郊区人口分别
占总人口的87.28%和12.72%;1990年分别占总人口的84.62%和15.38%。42年中,城区人
口增长2.49倍,郊区人口增长2.46倍。非农业人口和农业人口,1949年分别占总人口的84.1
%和15.9%;1990年分别占总人口的83.7%和16.3%。42年中非农业人口增长2.79倍,农业
人口增长2.08倍。
  哈尔滨市的民族人口,不论是民族的数量还是民族人口的数量,均发生了较大的变化。
日伪统治时期,把中国人按“五族”概括法分为汉、满、蒙、回(因哈尔滨无藏族而未列入)
和其他共5个民族。1934年,在全市总人口中,汉族人口占91.8%,少数民族人口占8.2%。
1939年在总人口中,汉族占96.71%,少数民族占3.29%,少数民族人口比重下降了4.91个
百分点。建国后,1953年第一次人口普查,哈尔滨市共有8个民族和其他未识别的民族。汉
族人口和少数民族人口分别占总人口的96.71%和3.83%。1964年第二次人口普查,全市共
15个民族,外加少量未识别的民族人口和外国人加入中国籍者。除汉族外,少数民族为14
个,比1953年增加7个。1964年在全市总人口中,汉族和少数民族人口分别占96.01%和3.9
9%。1982年第三次人口普查,全市共有31个民族和少量外国人加入中国籍者。除汉族外,
少数民族为30个,比1964年增加16个。1982年在全市总人口中汉族人口和少数民族人口分别
占95.72%和4.28%。1990年第四次人口普查,全市共有40个民族,尚有少量未识别的民族
和外国人加入中国籍者。除汉族外,少数民族为39个,比1982年增加9个。1990年在全市人
口中,汉族人口和少数民族人口分别占95.49%和4.51%。从1953年第一次人口普查到1990
年第四次人口普查的37年中,哈尔滨市少数民族从7个增长到39个,增加32个,增长4.6倍。
少数民族人口从42999人,增长到134905人,增长2.14倍,占总人口比重从3.83%上升到4.
51%。同期汉族人口从1079963人增长到2856016人,增长1.64倍,占总人口比重从96.17%
下降到95.49%。
  哈尔滨人口的身体素质显著提高。建国后,随着物质生活水平的提高,医疗卫生条件的
改善,人民体质不断增强,死亡率不断下降。建国初期,人口死亡率在15‰以上,1953年高
达17.99‰,到60年代末下降到5‰以下,1969年降至4.02‰。此后直至1990年,人口死亡率
始终在5.5‰左右。婴儿死亡率由1949年的198‰,1990年降至17.7‰;产妇死亡率从1949年
的140/万,1990年降至2.17/万。人口死亡前三位主要原因,从五十年代的呼吸系疾病、结
核病、消化系疾病,到八、九十年代变为心血管疾病、脑血管疾病、恶性肿瘤。解放前严重
危胁人民生命和健康的传染病,如鼠疫、霍乱、天花、伤寒等流行病,解放后很快被消灭或
控制。7—14岁少年儿童生长发育水平发生明显变化,1989年同解放前的1923年比较,7—14
岁8个年龄段的少年儿童,身高平均增长:男17厘米、女18.2厘米;体重平均增加:男8.8公
斤、女8.9公斤;胸围平均增长:男7.0厘米、女8.4厘米。人口平均预期寿命,解放前约35岁,
1990年为72.08岁(男70.15岁,女74.20岁)。
  哈尔滨人口的文化素质,1934年哈尔滨的中国人口中,初小毕业以上文化程度人口,占
中国人口的19. 56%;小学肄业文化程度人口占13. 95%,在总人口中初小肄业以上文化程
度的人口占33. 51%;7岁以上无文化人口(文盲)占54. 26%。哈尔滨解放后,由于党和
政府的高度重视,教育事业获得了巨大发展,人口的文化素质有了显著提高。1990年,全市
人口中大学文化程度的人口占全市总人口的9. 06%;高中文化程度的人口占19. 58%;初
中文化程度的人口占33.68%;小学文化程度的人口占21.23%。各种文化程度人口合计占总
人口的83.55%。12岁以上人口中文盲半文盲人口占全市总人口的6.03%。
  哈尔滨市的劳动适龄人口占总人口的比重,随着人口年龄结构的变化也不断发生变化。
1953年占总人口的58.56%,1964年正逢第一次人口生育高峰时期,劳动适龄人口比重下降
到47.85%。70年代初开始,人口出生率逐年下降,劳动适龄人口比重逐年上升,1975年为
55. 14%,1982年为65. 82%,1990年为68. 18%。自1953年以来,哈尔滨市劳动适龄人口
的年龄构成,从年轻型进入成年型,并已开始向老年型过渡。1953—1990年劳动适龄人口中,
16—29岁年龄组比重从53.89%—43.36%,下降10.53个百分点;30—49岁年龄组从37.87%
—45.16%,上升7.29个百分点;50—59岁年龄组从8.24%—11.48%,上升3.24个百分点。
劳动适龄人口抚养比,随着劳动适龄人口数量的增加,抚养比不断下降,1953年为70.76%,
1964年为108.97%,1990年下降至46.67%。在抚养比中,随着少年儿童人口比重下降,下
限抚养比也不断下降,从1964年的96.72%,1990年降至31.04%;随着老年人口比重的上升,
上限抚养比不断上升,1953年为8.29%,1990年上升至15.63%。哈尔滨市1949年在业人口
275344人,在业系数为0.351;1990年在业人口1841285人,在业系数为0.651。41年间,在
业人口增加1565931人,增长5.69倍,年均增长4.74%。同期总人口增长2.60倍,年均增长
3.17%,在业人口增长速度远远超过总人口的增长速度。在业系数增长0.259。在业人口在
三大产业中的分布状况是:1982年在第一、第二、第三产业中分别占9.71%、50.85%、39.
44%;1990年分别为11.16%、43.91%、44.43%。劳动适龄人口中不在业人口,1982年占
总人口的21.17%,占15岁以上人口的28.01%。1990年占总人口25.74%,占15岁以上人口
32.15%。在不在业人口中,去掉在校学生、料理家务、待升学、待分配、离退休、退职、
丧失劳动能力各项,实际待业人口比重1982年和1990年分别占总人口的2.29%和2.05%,
占劳动适龄人口3.50%和3.00%,占不在业人口10.87%和7.95%。
  哈尔滨市15岁以上人口的婚姻状况,在未婚、有配偶、离婚、丧偶四个项目中所占百分
比,1934年分别为29. 68%、65. 43%、0. 47%、4. 43%;1982年分别为31. 73%、62.
59%、5. 15%、0. 53%;1990年分别为23. 27%、70. 64%、4. 86%、1. 23%。哈尔滨
市的家庭户数1949年为183032户,1990年为836432户,增加680400户,增长3. 57倍。同期
总人口增长2. 60倍,家庭户增长速度超过总人口增长速度。哈尔滨市家庭规模不断小型化,
1960年户均人口5. 45人,1990年为3. 38人,减少2. 07人。在家庭户类型中,一对夫妇的
核心家庭户增长很快,1982年为32616户,占家庭总数的5. 38%,1990年为74318户,是19
80年的2. 28倍,占总户数的8. 95%。
  哈尔滨市的计划生育工作,自50年代起,在中央和省的直接领导下,经历了节制生育、
计划生育,提倡晚婚,晚婚晚育,晚、稀、少,一个家庭两个孩,一对夫妇一个孩等发展阶
段。认真贯彻党中央、国务院和省有关计划生育工作的各项指示、规定,把计划生育做为基
本国策。在广大群众中,通过多种形式开展宣传教育,大力开展节制生育的技术咨询和服务,
使党的计划生育政策深入人心,广大群众、特别育龄青年男女的生育观念发生了根本转变。
自1980年以来,育龄妇女计划生育率均在90%以上,1985年以来达99%以上。自1973年以来,
由于大力开展计划生育,全市少出生婴儿约200万个,对控制哈尔滨市人口的自然增长起到
了决定性的作用。
页码: 445-453
类别: 人口志
排序字段: 0445
 
[RECORD: 3/132]
志书名: 哈尔滨市志 人口
节名:                     第一篇  1898-1948年哈尔滨人口 
正文: 
  1896年,中俄两国签订《中俄御敌互相援助条约》(即《中俄密约》),沙皇俄国攫取
了在中国吉林、黑龙江省境内修筑中东铁路的特权,并确定哈尔滨为中东铁路东西线和南北
线交汇枢纽。1898年6月中东铁路开工,哈尔滨人口急剧增长。尽管这段时间,哈尔滨的政
治经济形势几度发生重大变化,对人口变动产生很大影响,但人口变动始终处于增长状态。
到1948年末,哈尔滨人口已达76万余人。1898—1948年这段时间是哈尔滨人口的巨变时期。
 
类别: 人口志
排序字段: 0455
 
[RECORD: 4/132]
志书名: 哈尔滨市志 人口
节名:                     第一章  人口数量变动
类别: 人口志
排序字段: 0456
 
[RECORD: 5/132]
志书名: 哈尔滨市志 人口
篇名: 第一篇  1898-1948年哈尔滨人口 
章名: 第一章  人口数量变动
节名: 第一节 人口总量变化 
正文: 
  一、中东铁路开工前后哈尔滨人口数量的变动
    1898年中东铁路开工之前,哈尔滨地区范围内,虽然已有几十个村屯,但并未形成统一
的完整区划。田家烧锅、马家沟、秦家岗、傅家店、东井子、薛家屯、道里的中心地带等,
属阿勒楚喀(阿城旧称)副都统所属的双城厅管辖,舍利屯、双榆树、大小嘎哈、荒山咀子、
拉拉屯等,属阿拉楚喀副都统所辖的宾州厅管辖,江北岸的马家船口等村屯,则归黑龙江将
军所属的呼兰厅管辖。
  中东铁路开工,沙俄当局把香坊(田家烧锅)、秦家岗、埠头划入哈尔滨的地域范围之
内,傅家店虽未划入哈尔滨范围之内,然而由于它对哈尔滨的发展有着极为密切的关系,因
而人们也把它视为哈尔滨的一部分。按上述区域范围,根据有关资料记载,当时哈尔滨的人
口状况是:田家烧锅周围有200余户人家,约1200余人;秦家岗“乃久无人迹之地,丘陵起伏,
茅舍三五”,人口有限;埠头本是低洼的江滩,路径崎岖,人烟稀少;傅家店1890年前后形
成村落,到1898年已有二三百户人家,约2000人左右。哈尔滨区域内人口不过三五千人。
  1898年6月,中东铁路工程局迁来哈尔滨,随之大批俄国官员、管理人员、工程技术人
员、服务人员、工人以及中东铁路护路队的士兵等相继涌入哈尔滨;同期自哈尔滨向东(绥
芬河)、西(满洲里)、南(大连)三个方向同时开工筑路,大批筑路工人进入哈尔滨。18
98年6月,中国筑路工人不过1万人,年末即增至2. 5万人,1900年初达6. 5万人,到6月达1.
7万人。虽然这些工人不尽居留于哈尔滨,但其中有相当数量是滞留或流动于哈尔滨与中东
铁路沿线之间的。中东铁路开工的同时,中东铁路的附属工程,诸如哈尔滨铁路总工厂、中
东铁路工程局、筑路军司令部等同时开工修筑,也需要大量劳工;沙俄为了把哈尔滨建设成
对我国东北侵略扩张的大本营,在中东铁路修筑的同时,也开始了大规模的城市建设。自18
98—1903年期间,在香坊修建了30多条街道和银行、教堂、洋行、邮政局、电报局、兵营、
俱乐部和学校等大批建筑物,使香坊最早具备了城市规模。
  同期,清朝政府出于各种原因,对关内流向东北的移民,也从部分开禁到全部开禁,加
之当时正当山东、河北、河南一带连年灾荒,大量垦民和难民连绵不断地流向东北。由于中
东铁路急需劳工,很多人投向哈尔滨。这一时期哈尔滨人口骤增。
  随着沙俄政府侵略扩张的需要,不断扩大征用土地,在很短时间内就强征土地124728亩,
仅从香坊到江沿一带就征用土地65400亩,并把哈尔滨划分为老哈尔滨(今西香坊)、新市
街(今南岗一部分)、埠头(今道里一部分)、马家沟(今南岗一部分)、兵团村(今西大
桥一带)、卫戌医院村(今王兆屯车站一带)、桥头村(今道外八区)和阿列克耶夫村(今
铁路印刷厂一带)等8个区,为中东铁路附属地,属沙俄势力范围。哈尔滨区域扩大,也为
人口增长提供了条件。
  中东铁路开工到1902年哈尔滨人口增长状况无具体记载。1899年小越平隆在他的“考察”
中记述“今此地(埠头)驻哥萨克兵及其它兵员凡五千余,工役商人劳役者,凡七八千人,
合计一万二三千人”,“支那人约三百余户”。钱单士厘女士1903年6月,对秦家岗描述为
“此一带本空旷无人,今忽聚十余万人于此”。“傅家店者,昔年不过数椽之野屋,近民居
约万户,华人谋生于铁路者夜居于此”。到1902年末,哈尔滨,包括香坊、秦家岗、埠头和
不断扩大的区域,再加上傅家店,其常住人口与流动人口约六七万人。
  二、1903—1917年人口数量变化
    这一时期,有零星的人口统计数字,但所指地域范围不清和统计口径不一,因此精确
度有限。俄文版《哈尔滨及其郊区1913年2月24日调查录》记载,1903年哈尔滨及其郊区共
有人口44756人;俄文版《中东铁路公司成立25年来商务经营概况》记载,1903年哈尔滨人
口已达7万人。俄国人所说的1903年的哈尔滨是指中东铁路附属地的哈尔滨,不包括傅家店;
第一个人口数指家住当地的常住人口,因为当时的流动人口数量非常大、流动频繁,无法统
计精确。第二个人口数则是包括流动人口在内的估计数。
  1903年7月,中东铁路全线通车,哈尔滨正处于大规模兴建时期,筑路的中国工人一部
分返回原籍,一部分进入哈尔滨,致使这一时期哈尔滨人口数量大增。
  1904年日俄战争爆发,哈尔滨成为沙俄的战争后方基地。大量军队在这里集结,大批伤
兵到这里医疗。为满足前线供应,需要大批人力和大量物资,促使哈尔滨人口迅速增加。有
的资料记载:“日俄战争中,哈尔滨的工商业急剧增长,人口骤增至25万(其中傅家店15万
人)。”另有资料记载:“1905年哈尔滨常住人口为4万,加上流动人口达10万”。不包括
傅家店,哈尔滨人口10万,是接近实际的。傅家店人口15万,是包括流动人口在内的一种粗
略估计。1907年傅家店有了第一个人口统计数:2333户、11780人,1910年增长到15985人,
这是对常住人口的统计。当时傅家店的流动人口要超过常住人口几倍。
  中东铁路开工之后,随着沙俄当局征地范围的不断扩大,哈尔滨地区江南一带原属清朝
政府地方机构管辖的区域仅剩傅家店。1905年之前,哈尔滨地区行政事宜由吉林将军属下的
双城厅、宾州厅分治。1905年10月,清政府在哈尔滨设立滨江关道,1907年3月设滨江厅江
防同知,管理傅家店、四家子等处事宜。1909年4月,改设双城府滨江厅分防同知,辖道外
头道街至十二道街一带。这时傅家甸区域范围随着设制的改变也在扩大,在人口统计的地域
范围上,已经用滨江厅代替了傅家甸。
  1911年7月,《远东报》载:“据本埠铁路局之调查,东清铁路租界内之人口,哈尔滨
为59677人”,所谓租界内是不包括傅家甸的。1911年9月,经吉林巡抚批准,将双城府东北
61屯划归滨江厅,使滨江厅界址东至阿城县界,西至苇塘沟,南至双城府旗屯营地,北至松
花江南岸,东西沿江70余里,南北长30—40里不等,共计110余屯,地4000余垧,5280户,
使滨江厅常住人口增至53113人。哈尔滨和傅家甸的人口合计起来,1911年哈尔滨常住人口
达112790人,加上流动人口,哈尔滨总人口近13—14万人。
  1912年,哈尔滨与傅家甸分别有常住人口68549人和63753人,合计达132302人,加流动
人口,约达15万人。
  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战爆发。沙俄及其他帝国主义国家由于忙于战争,放松对我国东北、
特别是对哈尔滨的经济掠夺和政治侵略。同时,由于帝国主义战争,急需大量的粮食和工业
品,给哈尔滨的民族工商业发展提供了机遇。据不完全统计,在第一次世界大战期间,哈尔
滨先后开设制油、制粉、造酒、纺织、铁工、机械制造等工厂企业38家。随着民族工商业的
振兴,对劳动力的需求也迅速增加。1916年哈尔滨常住人口为89751人。加上傅家甸的人口
和流动人口,1916年哈尔滨总人口已达16—17万人。
    三、1918— 1931年人口数量变化                              
    这一时期,哈尔滨的人口统计数字逐渐多起来,但是由于统计的出处、角度、区域范围
和口径不一,相差悬殊。                                    
    1918年开始,哈尔滨人口又进入新的增长时期 ,一方面,由于哈尔滨民族工商业的发展,
促使哈尔滨人口不断增长;另一方面,这一时期关内各省连年灾荒兵燹,大批难民流向东北,
哈尔滨成为难民的重要避难所。当时 的《远东报》连篇累牍的报导关内各省灾民来哈尔滨避
难求生和哈尔滨人口急速增长的消息。                                                              
    1917年俄国十月革命胜利,大批资产者、军官、官吏以及对革命不理解的群众,纷纷逃
亡我国东北,大批涌入哈尔滨。在哈俄侨从1916年的34115人,1918年增至60 200人,1920
年增至13 1075人,1922年增至15 540 2人。  
    这一时期,哈尔滨人口在不断增长过程中 ,也出现过几次下降,这是由于俄国侨民大幅
度流动造成的 。1922年俄国侨民15.54万人,1924年降为5.8万人,减少9.68万人。同期哈尔
滨全境人口从 38.02万人下降为 28.3万人,减少9.72万人。1925年至1926年俄侨总数由9.29
万人下降到5.46万人,减少3.83万人。同期哈尔滨总人口从 31.25万人降为28.29万人,减少
2.96万人。                                                                
    四、1932— 1948年人口数量变化                              
    1932年2月5日,日本侵略者占领哈尔滨。当年哈尔滨市的人口数很不统一。1933年的《哈
尔滨市公报》记载,1932年 哈尔滨市共有82346户、404797人。 1933年7月,日本统治者把原
哈尔滨地区的四个部分统一起来 ,建立了“大哈尔滨”。当年的人口数为413386人。1934年
日本侵略者为了掌握“市势”,进行了一次大规模的“哈尔滨特别市户口调 查”,实际上是
哈尔滨市的一次人口普查。 调查结果:1934年12月1日零时 ,哈尔滨全市人口为 500526人。
这次调查所获得的人口数据,是哈尔滨最详细、最具体、最接近实际的一次人口统计。
  1935—1938年哈尔滨市人口数量有所下降。原因是日本侵占哈尔滨后,日本资本大量侵
入,很快控制了哈尔滨的经济命脉,使中国民族工商业遭到严重摧残,许多工商企业倒闭或
为日商取代,大批中国劳动力失业,许多人被迫返籍或流向他处;1935年3月,苏联政府以1.
4亿日元将中东铁路及一段支线卖给日本,日本侵略者改中东铁路为北满铁路,由“满洲铁
道株式会社”(所谓“满铁”)经营管理,中东铁路理事会解散,原中东铁路苏联员工及其
家属两万余人分批撤离回国。这也是哈尔滨人口数量下降的原因之一。
  1937年7月后,日本帝国主义者把我国东北做为进攻中国内地的战略后方,哈尔滨首当
其冲,在这里集聚大量的人力物力。因此,自1938年开始,哈尔滨人口迅速增加。1941年太
平洋战争爆发,日本帝国主义把我国东北当成他们最后坚守的堡垒,疯狂进行战争防御建设,
哈尔滨成为重点建设基地。日本侵略者为了强化其在我国东北的统治和出于战争的需要,疏
散其国内人口,连续十几次向我国东北移民,并把日本国内的工商业向我国东北转移。因此,
这一时期哈尔滨的日本人增加的非常快,从1937年的2. 6万人增长到的8. 6万人(不包括日
本军人)。
  1945年8月,日本帝国主义战败,在投降前夕,全部焚毁了哈尔滨市的人口户籍,致使
当时的人口状况无据所依。然而可以肯定,这一时期哈尔滨人口数量曾一度大幅度下降。因
为日本帝国主义投降后,日伪时期的机关、警察、军队、团体、学校以及各式各样的组织都
自行解散,日本人经营的工商企业全部停产,凡家居外地的大部返回家乡;日侨日俘陆续被
遣送回国。
  1946年4月28日,共产党领导的民主联军解放了哈尔滨。为了搞好政权建设,打击敌伪
军、警、宪、特,国民党建军、土匪等的破坏活动,维护社会治安,发展生产,安排好人民
生活,动员战勤等,均迫切需要弄清全市户籍和人口状况,于1946年10—11月,抽调人力,
进行户口申报登记调查。全市申报登记人口为568948人。1947年又一次进行全面的户口清查
登记工作。9月初开始,各区同时进行清查登记,至9月末,基本查清了哈尔滨市的户籍和人
口状况。全市共有人口643621人,其中外国侨民28964人。比1946年10月申报人数多出74673
人。
  1946年4月,东北民主联军进驻哈尔滨,哈尔滨成为全国解放最早的大城市。在共产党
领导下,全市工商企业陆续开始恢复生产和营业,人民生活逐步走向安定,从1947年开始,
哈尔滨人口迅速增加。同期,随着东北解放区土
  地改革运动的不断深入,各地的地主恶霸、警察特务、日伪残余,纷纷潜入哈尔滨,这
也是这一时期哈尔滨人口增长的一个原因。
页码: 457-464
附件: @01LG013O.xml^XML;
@01LG013P.xml^XML;
@01LG013Q.xml^XML
类别: 人口志
排序字段: 0457
 
[RECORD: 6/132]
志书名: 哈尔滨市志 人口
篇名: 第一篇  1898-1948年哈尔滨人口
章名: 第一章  人口数量变动
节名: 第二节 人口自然变动 
正文: 
  一、出生人口和出生率
    1927年哈尔滨特别市出生人口1264人,人口出生率为19.49‰。东省特别区1929和1930
年分别出生人口4597人和3352人,人口出生率分别为13.76‰和9.76‰。旧中国人口出生率
平均在35‰左右。与之相比,1927年的哈尔滨特别市,1929年和1930年的东省特别区,人口
出生率都是非常低的。1929和1930年东省特别区中国人的人口出生率分别为9.28‰和8.38‰,
外国人的人口出生率分别为24.22‰和13.16‰。中国人的人口出生率低的主要原因,是由于
当时中国人口性别结构严重失调,女性人口比重过低,育龄妇女人数过少。1929年中国人男
女人口性比例为69.68:30.32,性别比为229.78;1930年中国人男女人口性比例为66.19:
33.81,性别比为195.77。1929和1930年东省特别区中国人育龄妇女占中国总人口比重分别
为22.10%和23.16%。
    1933—1937年 ,人口出生率依然很低而且很不平稳。193 3年人口出 生率为9.28‰,
1935年上升为15.45‰。造成这一状况的原因,一是人口性别结构失调现象依然严重偏高,
特别是中国人口的性别结构失调现象更为突出,1934年性别比高达216,最低的是1933年,
也为177。1934年中国人口育龄妇女人数为76015人,仅占中国人口总数的18.1%。
  这一时期人口出生率低的另一个重要原因是广大人民群众在日本法西斯的严酷统治下,
失去安全保障,长期处于朝不保夕的紧张状态中,加上当时的物质生活十分匮乏。日本侵略
者为了满足其侵略战争的需要,不断加强经济掠夺,实行残酷的经济统治,造成粮食和生活
日用品奇缺,对食粮和生活日用品实行配给制,使人民群众食难果腹,衣难御寒。这种精神
生活和物质生活极端不稳定的状态,必然对人口的生育状况产生严重的影响。
  在这5年中,外国人口在性别结构正常的状态下,人口出生率也始终很低。这除了与西
方国家侨民的生育观念和生活方式有密切关系外,另一个原因则是由于这一时期外侨人口的
流动性大。1932年日本侵略者占领哈尔滨后,哈尔滨日本人口数量猛增。1931年哈尔滨有日
本人4046人,1936年猛增到32472人(不包括军队),增加了7倍,占全部外国人口的43%。
这些日本人出于日本侵略者的统治和战争的需要又频繁地流动,对人口生育产生很大影响。
     二、 死亡人口和死亡率                                          
     1927年哈尔滨特别市死亡人口412人 ,人口死亡率为 6.35‰;1929年和1930 年东省
特别区死亡人口为3712人和2103人,人口死亡率分别为11.11‰和6.12‰。解放前我国人口
死亡率约为25—33‰。与之相比,这3个年度人口死亡率是非常低的。其原因是当时人口年
龄结构失调,死亡率高的老、幼年人口比重低,1927年 哈尔滨 特别市的人口中,1—5岁
的幼年人口占4.69%,61岁以 上老年人口占2.68%,老幼 年人口合计只占总人口的7.55%。
1929和1930年东省特别区的人口中,1—5岁的幼年人口分别占总人口的5.20%和4.82%,61
岁以上老年人口分别占3.43%和3.48%,老幼年合计只占8.63%和8.30%。都大大低于正常
的年龄构成。
    1933—1937年的人口死亡状况不稳定,人口死亡率的总趋势是从低向高发展。这同当时
的社会环境和生活条件不断恶化有密切关系。在日伪残酷的经济和政治统治之下,人民群众
生活日削月,贫病交加,无力求医问药,人口死亡率不断上升。但与解放前中国人口死亡率
(约为25—33‰)相比仍然是很低的。其主要原因还是由于哈尔滨当时人口年龄结构不合理
所致。1934年0—4岁人口占总人口的7.04%,60岁以上人口占3.5%,两者合计占10.54%;
1942年1—5岁人口占总人口的7.76%;61岁以上人口占0.81%,两者合计占8.57%。外国人
口死亡率低于中国人口死亡率,是由于当时外国人(特别是日本人)所处的社会地位,以及
物质生活条件和医疗条件都远远高于中国人的结果。
  三、自然增长人口和自然增长率
    1927年哈尔滨特别市自然增加人口852人,自然增长率为13.13‰。1929和1930年东省特
别区自然增加人口3712人和2103人,自然增长率分别为2.65‰和3.64‰,其中中国人口的自
然增长率为0.74‰和3‰,外国人口的自然增长率为7.12‰和5.21‰,高于中国人口的自然
增长率。原因在于中国人口性比例失调,女性人口过少,育龄妇女比重过低,人口出生率低。
  1929、1930年两年平均人口自然增长率为3.15‰,中国人两年平均自然增长率为1.89‰,
外国人为6.17‰。1931年哈尔滨人口已达33万余人。由此可见,1898—1931年这33年中,哈
尔滨人口增长迅速,主要来自人口的迁移增长。
    1933—1937年 ,哈尔滨市自然增长人口4298人 ,年平均增长860人 ,平均自然增长率
为1.89‰,最高年份的1937年为3.60‰,最低年份1933年为0.55‰,其中外国人口1933、19
35和1936年均为负增长。这种人口自然增长极其缓慢的不正常现象,是日本侵略者占领哈尔
滨后带来的动乱环境在人口自然变动方面的反映。                                                  
页码: 465-471
附件: @01LG0144.xml^XML
类别: 人口志
排序字段: 0465
 
[RECORD: 7/132]
志书名: 哈尔滨市志 人口
篇名: 第一篇  1898-1948年哈尔滨人口
章名: 第一章  人口数量变动
节名: 第三节  人口迁移和流动
正文: 
   1898年中东铁路修筑前哈尔滨人口仅为三五千人,到1945年日本帝国主义战败投降前迅
猛增长到70余万人。按这一时期哈尔滨人口自然增长率推算,1898—1945年的48年间自然增
长人口约三五万人。因此这一时期增长的人口主要是通过各种形式的人口迁移集聚而来的。
   有计划集体迁移 1898年6月,“中东铁路工程局”由海参崴迁来哈尔滨,沙俄的官吏、
工程技术人员、职员、佣人和部队也一起涌进哈尔滨。这是哈尔滨历史上第一批有计划迁入
的外国侨民。随着各项工程的启动,各种机构的建立,数以万计的俄国公务人员源源不断地
从沙皇俄国迁来哈尔滨。使本世纪二十年代之前,哈尔滨外国人口比重高,其中十几年间超
过总人口的半数。
  1932年2月,日本侵略者占领哈尔滨,出于对哈尔滨统治的需要,派遣大批官吏、职员、
警察、特务和军队进入哈尔滨,形成哈尔滨历史上又一次外国人口的大规模迁入。1931年哈
尔滨有日本人4046人,1943年达86395人(不包括军人),是1932年的21倍。日本人的迁入,
都是在日本军国主义政府控制下有计划进行的。
  招工 1898年哈尔滨人口迅猛增加,其中很大一部分是通过招工进入哈尔滨的。中东铁
路东、西、南三条线路均以哈尔滨为起点,大批工人进入哈尔滨;中东铁路各项附属工程与
中东铁路同时开工,也招收大批工人;哈尔滨城市建设,每年雇用华工1.5万多人。由于哈
尔滨和中东铁路急需大量劳工,仅从东北三省招工已满足不了需要,中东铁路工程局多次派
人到关内各省招工,人数多达10万余人。中东铁路1898年开工之初中国筑路工人不到1万人,
年末即增至2.5万人,1900年初中国筑路工人达6.5万人,最多时达17万人。1915年5月,当
时报纸报导:“自年初至本月底,俄国在中国山东、河北等地招募华工达25万人之多。将其
运往中东铁路沿线各站和哈尔滨、海参崴等地,从事繁重的体力劳动。”
  难民 二十世纪初,我国山东、河北、河南一带,连年灾荒兵燹,大批灾民背井离乡,
逃往各地求生。此时,清朝政府对从关内流向东北的难民也从部分开禁到全部开禁,加之中
东铁路全线开工,急需大量劳力,因此大批难民投奔哈尔滨谋生。除中国灾民,1917年俄国
十月革命之后,数十万俄国难民也涌入哈尔滨。难民是哈尔滨人口迅猛增长的重要来源。
  地域扩大,划入人口 哈尔滨随着城市的发展,地域不断扩大,人口不断增加。1898年
中东铁路开工之初,哈尔滨的地域范围仅香坊、南岗和道里各一部分。中东铁路开工,哈尔
滨的城市建设也同时开始,地域面积不断扩大,马家沟、正阳河、偏脸子、顾乡屯、八站、
四家子、太平桥等地相继划入哈尔滨区域。随地域扩大划入多少人口无从考查。有记载的一
次是1911年9月,双城府东北隅计61屯划归滨江厅,使傅家甸人口由15422人,增长到53113人。
另一次有记载的是1933年建立的“大哈尔滨”市,在哈尔滨原来地域的基础上,正式把吉林
省滨江市、滨江县划入哈尔滨市,同时又把吉林省阿城县的31屯,黑龙江省的松浦市和呼兰
县的11屯也划入哈尔滨市,使哈尔滨市的总面积达929. 5平方公里。人口由1932年的404797
人,增长到500526人。
  经商办企业 随着哈尔滨的兴起,哈尔滨的工商企业迅速发展。这些工商企业,决大多
数是外地人、外国人投资兴办,是外国资本入侵的主要形式。随着这些工商企业的兴办,进
入了大批人口,其中外国人口居三分之二。
  外国人在哈尔滨兴办的工商企业中以俄国人为最早,30年代之前数量为最多。早在1900
年中东铁路管理局投资38万卢布在道里创办了满洲第一面粉公司开始,接着面粉业、酿造业、
食品业、机械五金业、玻璃业、烟草业、造船业、制糖业等等工业企业迅速发展。到1909年,
仅“自治会”地界内(7. 8平方公里)的工商企业已发展到1000多家。1898年8月,俄国人
在香坊经营第一家商业企业——罗西安洋行起,到1913年发展到890余家,1920年哈尔滨白
俄商号1416家。1926年沙俄在哈尔滨的政治势力已被清除,1929年哈尔滨尚有白俄商店1300
多家。
  日本人于1900年开始在香坊创办了饮食店。但30年代之前,日本的工商企业发展并不快。
1909年在道里区日本人大小商号有94家,1913年日本人在哈尔滨办的较大型商行20余家。19
22年底,道里区日本大小商号380多家,1923年达500余家。1932年2月,日本侵占哈尔滨之
后,日本的工商企业迅速增加,据统计,日资工业企业1935年为200家,1938年达280家,19
44年日本私人资本在哈工业企业300家。1940年日本商号1200多家,1943年达3000多家。
  此外,美国、英国、德国、法国、捷克、希腊、意大利、波兰、葡萄牙、丹麦、比利时、
南斯拉夫、瑞士、立陶宛、荷兰、朝鲜等国资本家,均在哈尔滨创办了相当数量和规模的工
商企业。1923年哈尔滨有英国商社30家。英国人创办的“滨江物产进出口公司(鸡鸭公司)
是东北最大的肉制品加工企业,雇佣工人2000余人。1903年美国和英国在哈尔滨合办英美烟
草公司哈尔滨东三省分公司,到1924年有较大型工业企业16家,银行8家。到1931年美国在
哈办的保险公司34家,仅以花旗银行为靠山的大型商社34家。1930年捷克商人在哈尔滨有商
行10家,希腊商人商行8家、荷兰商行4家、瑞士商行5家、拉脱维亚商人商行3家,立陶宛商
人商行6家、爱沙尼亚商行4家,朝鲜商号100余家。此外还有土耳其、印度、奥地利、瑞典、
外蒙古、阿尔缅、拉丁、犹太人在哈创办的各种商号144家,商业人口3541人。随着这些工
商业企的兴办,相当数量的资本家和大批管理人员以至工人、店员相继进入哈尔滨。
  除外国工商企业,这一时期中国的民族工商企业获得重大发展。随着中东路的铺设和通
车,大量人口涌入,吉林、黑龙江、山东、河北以至广东等地华商,纷纷来到哈尔滨从事工、
商业活动。到1905年底傅家店的“土著工业总数已达数百家之多。1910年道里、南岗民族资
本工业户134家。1908年傅家甸民族资本工业户255家,1911年民族商号400家,1913年达700
多家。1909年道里民族商号300多家,1913年达750多家,1914—1918年第一次世界大战,中
国民族工商业获大发展,1917—1918年各种工业企业600多家。同期民族商业进入大发展时
期,1917年初,道里“自治会”范围内民族商号1143家,1918年道外大小商号1250家。全哈
尔滨大小工商铺4000余家。1919年大小商号4000余家,1921年秋滨江商号4000余家,1922年
达7000—8000家。1923年哈尔滨大型民族商号500余家。1924—1925年道里和道外华商商号5
500家,1928年7600家,1931年6500家。如此多的民族工商企业也需要从外地进入大量的经
营管理人员。
  流动人口 自1898年中东铁路修筑开始,哈尔滨的流动人口数量是非常之大的。特别是
外侨人口流动量很大。俄国十月革命,大批难民流入,很多暂短停留又流出。由于这些流动
人口居无定所,停无定时,数量难以确定,因此在正常的人口统计中,一般均不包括这部分
人。有时只做为估计数一提而过。《东方杂志》记载,“1905年哈尔滨人口常住人口4万,
加流动人口达10万”。说明当年流动人口数量远远超过常住人口,这是符合当时历史实际的。
1930年东省特别区警察管理处对当年哈尔滨火车站出入境的外侨人口数量做过统计,当年入
境的外侨人口12.8万人,出境的11.7万人。
    日伪统治时期哈尔滨流动人口数量仍然很大。哈尔滨是北满政 治、经济中心,是日本对
我国内地侵略和进行太平洋战争的战略后方,是经济物资和战略装备的集散地。当时日本统
治者在周边各县和农村抓的大量劳工都先集中于哈尔滨,然后再运往各地;日本战败,大批
日本军人、难民从北满各地集中于哈尔滨,然后又遣返回日本。
    迁入迁出  30年代之前,各种统计资料均无人口迁移的记载。日伪统治时期仅有1937
和1939年人口迁入迁出的统计,在一定程度上反映了当时人口迁移变动的趋势。
    1937和1939年人口迁移变动状况同这两年人口总量的变动状况是一致的。1937年哈尔滨
市人口总数比1936年减少6832人,同年人口迁移负增长8390人;1939年哈尔滨市人口总数比
1938年增加56921人,同年人口迁移增加22899人。
    在人口迁移变动中,中国人口是净增长,外国人,主要是日本人则忽增忽减,这主要出
于战争和对中国人民实行统治的需要。
    驻军和军队调动  自1898年中东铁路开筑到1945年日本军国主义战败投降,哈尔滨始终
有数量可观的驻军和频繁的军队调动 。虽然各时期的人口计中不包括这部分人,实际上驻
军和军队的调动构成了哈尔滨人口迁移和流动的重要组成部分。                                                    
    中东铁路开筑前夕,沙俄政府就以保护中东铁路及其员工为借口,建立了中东铁路护路
队。1898年6月,中东铁路管理局从海参崴迁来哈尔滨,中东铁路护路军同时进驻哈尔滨,并
在西香坊设立了护路军司令部。 1898年12月,阿穆尔军区的1个步兵连250人,又以中东铁路
护路队的名义进驻哈尔滨。以后随着护路队的不断扩编,在1899年底前又有4个步兵连和3个骑
兵连进驻哈尔滨。这时以哈尔 滨为中心 的中东铁路 护路队已 扩编为 8 个步兵连、19个骑
兵连、1个独立 侦察队,共4 500余人 。                                 
    1900年爆发了反帝爱国的义和团运动 ,护路队骤增至1.1万余人。沙俄政府借镇压义和团
运动之机,兵分5路向我国东北进攻 ,在哈尔滨设立了外阿穆尔军区司令部,军队增至55个步
兵连、55个骑兵连、6个炮兵连、25个教导队,总兵力2.5万人,在哈尔滨常驻军队近万人。并
且还在哈尔滨设立了庞大的军事后勤供应部门。                                                  
  1904年日俄战争爆发,哈尔滨成为沙俄的后方军事基地。沙俄150万军队进入我国东北,
大批部队在哈尔滨集结、转运、休整。俄军的后勤供应部门、医护卫生部门均设在哈尔滨。19
03年9月16日,外阿穆尔铁道旅团首批车队(共4个独立营,每营6个连,每连325人)8000余人
开进东北,集中于哈尔滨;1904—1905年冬季,运进7500名伤兵;1905年12月,由南满撤退的
俄国官兵中有3万多人分批来到哈尔滨,中东铁路俱乐部成为临时兵营。1914年第一次世界大
战爆发,哈尔滨又成为沙俄调兵遗将的后方基地,1913年2月5日,俄500名哥萨克骑兵、1个炮
兵营开进哈尔滨;1913年7月6日,俄军3000名由哈尔滨开赴齐齐哈尔;1915年3月5日,俄派12
个国民自卫连来哈尔滨,与留下的外阿穆军区6个骑兵连担负护路任务。俄国十月革命之后,哈
尔滨又成为白俄反动军队的集结地和避难所,当时哈尔滨驻有俄军7000人。1918年6月,除俄军
外,尚有各国驻留哈尔滨军队3200人,其中日本军2000人,美国军500人,英法军各300人,意
大利军100人。1919年11月白俄反动军队在哈尔滨寄养伤兵2.5万余人;1920年1月9日,原驻沃
木斯克的白匪西伯利亚政府官员及各国外交官逃来哈尔滨;1922年10月俄白匪军4000余人由海
参崴经朝鲜窜来哈尔滨。
  俄国十月革命后,中国政府准备收回中东铁路主权,中国北洋政府决定派兵进驻哈尔滨及
中东铁路沿线布防。1917年12月,吉林督军派陆军混成旅3个营进驻哈尔滨,并成立中东铁路
临时警备司令部。1919年8月,在哈尔滨成立中东铁路护路军总司令部,下设哈长、哈绥、哈
满3个司令部。哈长护路军司令部设于哈尔滨,由东北陆军第十八旅组成,护卫哈尔滨至长春
铁路。1920年6月在哈尔滨成立吉黑江防司令公署,组成230人的江防陆战队,1930年发展到
700余人。
  1932年2月5日,日本关东军入侵哈尔滨。日本帝国主义把哈尔滨做为其重要军事基地。
为镇压东北抗日武装力量,在哈尔滨驻扎大批部队。先后进驻哈尔滨的日军部队有:第二师
团第三旅团、混成第八旅团、野炮第二连队、第二师团司令部、第十师团第八旅团、第三十
二旅团、第三十六联队、第十四师团、岩越师团、伊东部队、关东军第五守备队、三七八部
队、三七九部队、骑兵第十二联队、野炮第二十四联队、奈良部队、四七二部队、三二七部
队、第十二飞行团等。日本关东军占领哈尔滨后,组建了一批后勤分队,主要有四三五部队、
八三五部队、二六三部队、二六八部队,还有铁道部队。1945年8月,日军败退至哈尔滨,
有一一九、一二三、一四九师团,独立混成第八十、一三一、一三五、一三六旅团。先后进
驻哈尔滨的日本侵略军有几十万人。
  除日军正规军外,尚有日本关东军情报部3200余人,海军派遣队、第七三一部队2000余
人。
  除日本驻军,在哈尔滨的还有伪满洲国军及伪第四军管区司令部8000余人,伪江上军司
令部及所辖部队官兵2600余人,伪第四宪兵团和独立宪兵队600余人。
页码: 471-478
附件: @01LG013V.xml^XML;
@01LG013W.xml^XML
类别: 人口志
排序字段: 0471
 
[RECORD: 8/132]
志书名: 哈尔滨市志 人口
节名:                     第二章 人口构成
类别: 人口志
排序字段: 0472
 
[RECORD: 9/132]
志书名: 哈尔滨市志 人口
篇名: 第一篇  1898-1948年哈尔滨人口
章名: 第二章 人口构成
节名: 第一节 中、外人口数量构成 
正文: 
  哈尔滨人口变化过程中,外侨人口数量之多,所占比重之高,都是罕见的,这是哈尔滨
历史发展过程中一度出现的殖民地色采的鲜明标志。中东铁路建筑伊始,大批俄国人涌入哈
尔滨。1902年哈尔滨有俄国侨民12000余人。1905年9月,俄国与日本签订《朴茨茅斯和约》,
哈尔滨变为通商城市,世界各帝国主义、资本主义国家的工商企业资本家、商人纷纷涌入,
哈尔滨的外侨人口不断增加,所占人口比重不断上升。1912年哈尔滨人口为68549人,其中
俄国人有43091人,占总人口的62.9%。这个比重比当时俄国远东重镇海参崴俄国人所占比
重59.3%还要高。俄国十月革命之后,大批俄国人涌入哈尔滨,同时由于帝俄在哈尔滨统
治势力的削弱,各帝国主义列强也乘虚而入。到1922年,哈尔滨外侨人口比重高达51.69%,
超过总人口的半数。直到1931年前哈尔滨外侨人口比重始终保持20%以上。当时哈尔滨的某
些城区中外国人所占比重更高。如1913年哈尔滨南岗地区人口中,俄国人占人口总数的70.8%,
1922年上升到88.8%。1927年,哈尔滨特别市管辖的南岗,外国人口所占比重接近70%。
  1932—1944年,哈尔滨的人口数量有较大的增加。其中中国人口增加的数量较多。1932
年之后,哈尔滨外侨人口的数量虽时有波动,但绝对数量并未减少,到40年代初还有了很大
增加。但同期中国人的数量增长的更快,因此中外人口构成发生了变化,中国人口占84%左
右;外国人口占15%左右。
     1932-1948年的外侨人口统计不包括日本军人,并把“归化人”(俄国人加入中国籍)
统计在中国人之中。“归化人 ”数量最多的年 份1932年为6 376人,最少的年份1940年为
2 284人 。一增一减,对中外人口所占比重产生一定的影响。                                                                 
页码: 478-481
附件: @01LG013R.xml^XML
类别: 人口志
排序字段: 0478
 
[RECORD: 10/132]
志书名: 哈尔滨市志 人口
篇名: 第一篇  1898-1948年哈尔滨人口
章名: 第二章  人口构成
节名: 第二节 人口性别构成
正文: 
    一、总人口性别构成
    1898—1931年这一时期,傅家甸以及后来的滨江厅、滨江县、滨江市,一直属吉林省管
辖,人口统计口径比较统一。而中东铁路附属地、“自治公议会”以及后来的东省特别区和
哈尔滨特别市,由于区划和管理体系变化较多,因此人口统计不仅残缺不全,而且项目混乱,
仅有的一些零散的人口数据大都是些笼统的综合数字,很少区分性别,因此,无完整的总人
口性别构成资料。把这一时期傅家甸、哈尔滨特别市、东省特别区哈尔滨地区,凡有性别区
分的人口数据集中的一起,可基本反映出当时人口性别构成的概貌。
  这一时期,哈尔滨人口的性比例严重失调,性别比严重偏高。在这一时期人口发展过程
中,人口性别构成失调现象的特点及其变化为:
  一是城市人口性比例和性别比失调程度比农村严重。从人口性别构成统计中看出,性别
比高的均属城市人口;性别比低的则属农村人口;而性别比介于二者之间的,则属于城市和
农村的综合统计。引发城市人口性比例失调,是由于城市流动人口多,特别是哈尔滨大规模
建设时期,流入人口多半为青壮年单身男劳力,导致性别比严重偏高。农村和郊区人口相对
稳定,虽也有流入人口,但较市区为少,因此农村人口性比例失调程度较城市轻。
  二是年代越早,人口性比例失调现象越严重。1920年之前市区人口性人口比重均占80%
以上。1907年达90%,性别比高达898.31。这是由于1898年中东铁路建设之始,大批劳动力
涌入哈尔滨,这批劳力绝大多数为男性,又少有携带妻子儿女的。因此这一时期人口性比例
失调十分严重。1921年之后,性比例失调程度较1920年之前有所减轻。许多劳动力有了固定
工作,并随着年龄的增长,陆续结婚,有的把家眷迁来,生儿育女,使性比例失调程度有所
减缓。
    三是人口性比例严重失调是中国人口。在对1923—1930年间5个年份的8项统计中,中外
人口综合统计,性别比均在157—193之间。把中外人口分开统计则中国人口的性比例严重失
调。而外侨人口的性别构成虽有波动,但属正常。
    1932—1948年哈尔滨人口性别构成失调的严重程度已大大减轻。1931年以前全市人口性
别比,特别是中国人口性别比,许多年份都在300以上。1932年之后 ,随着常住人口的相对
稳定,人口性别构成失调的程度逐步减轻。
    1932—1940年,全市人口性别构成大都在170左右,中国人口的性别比,大多年份在180
左右。                                                       
    1941年太平洋战争爆发后,许多中外男性人口被强制调往战争地区 ,城市男性人口比
重下降,性别比也下降到150左右。日本投降后,一段时间人口迁徙不受控制,许多两地分
居的男性人口有的返回原籍,有的则把妻儿子女接来哈尔滨 ,哈尔滨市人口性别构成客观
上进行了一次自发调整。加上当时的外国人口、主要是日本人口 ,男人大部分随军队统一
遣返,留下的大部是女性人口,因此,人口性别比进一步下降。 1947年末和1948年初哈尔
滨市向农村移民近3.2万人,其中男性人口占60%,女性人口占40%。这些因素对人口性别
构成也产生影响。 1946—1948年全市人口性别比下降到120左右。       
    二 、出生婴儿性别构成                                            
    1927年哈尔滨特别市出生婴儿1725人,其中男婴945人 ,占54.78%,女婴780人,占45.
22%,性别比为121.15,明显偏高。把道里、南岗分别统计,道里地区出生男婴比重为 59
.21%,性别比为145.13,严重偏高;南岗地区出生男婴比重49.28%,性别比为97.18,明
显偏低。产生这一现象 同两个地区的中外人口数量构成比重不同和生育观念不同有关。当
年,道里地区人口为43688人,中国人占50.32%;南岗地区人口为21157人,中国人占30.34%。
    1929年和1930年东省特别区警察管理处对东省特别区全境人口出生状况统计,出生婴儿
性别比明显偏高,1929年为122.62,1930年为121.99。1929年中国人出生婴儿性别比为137.
53,外国人为110.77;1930年中国人为124.21,外国人为118.59。
    1933—1937年对哈尔滨全境人口出生状况统计,1934年出生人口中,中国出生婴儿的性
 别比为90.11,低于正常标准;其它4个年度分别为120.05、134.87、136.61、161.16,大
大高于正常标准,而且不论高或低,均无规律可循。在总人口性别统计中,外国人口的性别
比基本正常,但其出生婴儿性别比却高出正常标准。
    三 、死亡人口性别构成                                           
    1927年哈尔滨特别市死亡人口性别比为343.01,其中中国人死亡人口性别比为444.44,
外国人死亡人口性别比为202.56。死亡人口性别比严重偏同总人口性别比高是一致的。
    1929年和1930年东省特别区死亡人口性别比均明显偏高。1929年东省特别区总人口性别
比为174.54,其中中国人口性别比为229.78,外国人口性别比为105.01;1929年死亡人口性
别比为129.28,其中中国人死亡人口性别比为138.26,外国人死亡人口性别比为119.62。总
人口和中国人口死亡人口性别比,均低于总人口和中国人口性别比,外国人死亡人口性别比
则高于外国人口性别比。1930年死亡人口性别比与1929年近似。
    1933—1935年死亡人口性别比均在150以上,1937年高达182.99,严重偏高。同各年总
人口性别构成比较,其中中国人死亡人口性别比均低于中国人口性别比。外国人口性别比基
本正常,而外国人死亡人口性别比却严重偏高 。
    解放前哈尔滨死亡婴儿状况鲜有记载。1927年哈尔滨特别市死亡婴儿性别比明显偏高,
同出生婴儿性别比是基本一致的。                          
  四、分年龄人口性别比
    1927年的哈尔滨,虽然中东铁路的路权已收回,沙俄势力已不存在,但在军阀统治之下,
哈尔滨的政治、经济形势仍处于动荡状态。反映在人口变动上则表现为迁移人口(多指流动
人口)数量大,人口性别比偏高。1927年导致分年龄人口性别比起伏波动大。1927年哈尔滨
特别市总人口中,20岁以下人口性别比基本正常,21岁到60岁的青壮年劳动年龄人口性别比
偏高。60岁以上人口性别比基本正常。
  1927年哈尔滨特别市的总人口中,外侨人口占56.2%。外国人的性别比为95.8,明显偏
低。在总人口中外国人口性别比偏低,掩盖了中国人口性别比偏高的严重程度。把中国人分
年龄性别单独统计,中国总人口性别比高达344.8,从21岁开始进入性别比严重偏高年龄,36
—65岁壮年劳动人口性别比达500以上。
   1934年的哈尔滨在日伪统治之下,迁移人口已受到严格控制,因此,中国人口性别比从
1927年的344.8下降到215.8。但是由于历史的原因和日本统治者的殖民统治需要,中国人口
性别比仍严重偏高,分年龄人口性别比严重不平衡,14岁以下的低年龄段人口和70岁以上的
高年龄段人口性别比接近正常,15岁至69岁人口性别比严重偏高,其中40岁至54岁年龄段人
口性别比高达300以上。                                                           
页码: 481-493
附件: @01LG0145.xml^XML;
@01LG0146.xml^XML;
@01LG0147.xml^XML;
@01LG0148.xml^XML
类别: 人口志
排序字段: 0481
 
[RECORD: 11/132]
志书名: 哈尔滨市志 人口
篇名: 第一篇  1898-1948年哈尔滨人口
章名: 第二章  人口构成
节名: 第三节  人口年龄构成  
正文: 
  一、总人口年龄构成
    1927年哈尔滨特别市人口年龄构成资料,仅为哈尔滨全境人口的五分之一,1930年东省
特别区人口年龄构成资料中包括哈尔滨市和哈尔滨特别市的人口,未包括傅家甸人口。
  哈尔滨急剧增长的人口主要来自移民。这些移民绝大多数是男性青壮年人口,造成人口
年龄构成的严重失调。0-15岁的儿童少年人口比重低。1927年为16. 38%(中国人为14.22%),
1930年为15.74%(中国人为15.44%),大大低于正常人口标准。61岁以上老年人口的比重
也非常低。1927年为2.86%(中国人为2.14%),1930年为3.48%。正常情况下,儿童少年
人口比重低,老年人口比重则高,反之亦然。1927、1930年的人口年龄构成是儿童少年人口
和老年人口比重都特殊的低。16-60岁的青壮年劳动年龄人口比重特别高。1927年为80.76%
(中国人为83.64%)、1930年为80.79%(中国人为81.08%)。使20年代哈尔滨人口年龄
构成呈中间大、两端小的“尜”型。
  1934和1942年哈尔滨市人口的年龄构成同1927年和1930年比较,已发生了很大变化。
0-15岁儿童少年人口比重有较大增长。1934年为22.88%(中国人为23.17%)。1942年为
23.91%(中国人为23.95%),上升了7至8个百分点。16-60岁青壮年劳动年龄人口比重由
20年代的80%以上。下降到74.1%和75.45%,下降5至6个百分点。随着儿童少年人口比重
上升,劳动年龄人口比重下降,劳动年龄人口对非劳动年龄人口的抚养比从20年代的23.82%
和23.78%上升到34.96%和32.84%。其中对儿童少年的抚养比则从20年代的20.28%和19.48%
上升到30.88%和31.76%。人口的平均年龄和年龄中位数均有所下降。
  30年代人口年龄结构发生变化,主要由于哈尔滨地域范围扩大,农村人口增加,随之而
来的是常驻人口相对稳定,特别是日伪统治时期对人口实行严格控制,自由流动人口数量大
为减少,人口生育开始趋向正常。
    二、死亡人口年龄构成
    解放前由于哈尔滨人口年龄构成严重失调,也带来了死亡人口年龄构成的严重失调。在
正常情况下,婴幼儿年龄组和老年年龄组死亡人口比重高于青壮年年龄组。而1933、1935、
1936年3个年度死亡人口的高峰年龄组均在21—60岁之间,1933年41—50岁死亡人口占死亡
总人口的21.29%;1936年31—40岁死亡人口占死亡总人口的20.7%。这同各年度人口年龄
构成中各年龄组占总人口比重相一致。
  三、特殊年龄构成
    解放前哈尔滨由于总人口年龄构成的严重失调,也造成了特殊年龄构成的极端不正常。
1937年哈尔滨人口中,1—6岁的学龄前人口仅占总人口的8.48%;7—12岁的小学学龄和13
—15岁的初中学龄人口分别占总人口的8.12%和5.60%;1—15岁的儿童少年人口占总人口
的22.2%,均严重偏低;而劳动适龄人口比重则高达75.62%,其中外国人劳动适龄人口占
外国人口总数的93.77%,严重偏高;60岁以上老年人口仅占总人口的2.61%,其中外国人
老年人口仅占外国总人口的0.93%,严重偏低;育龄妇女占总人口的26.50%,接近正常,
这是由于人口性别比偏高(总人口性别比为156.6,中国人性别比186.8,外国人性别比57.9),
掩盖了育龄妇女比重高的不正常现象。育龄妇女人数占女性人口总数68%,其中中国育龄妇
女占中国女性人口总数的64.08%,外国育龄妇女占外国女性人口总数的80.82%。
   
页码: 494-507
附件: @01LG013S.doc^WORD
类别: 人口志
排序字段: 0494
 
[RECORD: 12/132]
志书名: 哈尔滨市志 人口
篇名: 第一篇  1898-1948年哈尔滨人口
章名: 第二章 人口构成
节名: 第四节 人口民族构成 
正文: 
  1934年《哈尔滨特别市户口调查结果表》的统计方法是沿用辛亥革命后“五族”概括法,
把中国人分为汉、满、蒙古、回(因哈尔滨无藏族人口而未列)和其他共5项。其他是指外国
人(俄国人、无国籍人)加入中国籍者。此后,断续的年度按上述5项统计,到1940年之后,
则很少分民族统计,均以“满人”加以概括。
  日本统治者在民族的称谓问题上是非常敏感的。他们为了侵略中国,借口东北三省是满
族人的发祥地,挟清朝末代皇帝溥仪为傀儡,建立了日本帝国主义的殖民地“满洲帝国”,
企图把侵占我国东北三省合法化。因此他们突出强调满族、满洲,阴谋鼓吹满族人口的狭隘
民族主义,泯灭汉族人口的民族意识,以便听从他们摆布和统治。
  30年代哈尔滨市汉族人口占总人口比重最低的1936年为86.33%,最高的1939年达到96.
71%。汉族人口占比重低或高的原因在于满汉两族长期相处,相同之处越来越多,差别越来
越小,特别是互相通婚,就更难于区分满族或汉族,因此在统计上出现串族的现象则是常见
的。回族和蒙古族所占比重始终无大变化。由于俄国人加入中国籍的人数初期较多,后期减
少,因此所占比重也有所下降。
  30年代,黑龙江省除汉、满、回、蒙古4个民族,尚有朝鲜族、鄂伦春族、赫哲族、达
斡尔族、鄂温克族、柯尔克孜族和锡伯族等少数民族,由于哈尔滨市在少数民族统计中均未
立项,因此反映不出其他少数民族的状况。
 
页码: 508-509
附件: @01LG013T.xml^XML
类别: 人口志
排序字段: 0508
 
[RECORD: 13/132]
志书名: 哈尔滨市志 人口
篇名: 第一篇  1898-1948年哈尔滨人口
章名: 第二章 人口构成
节名: 第五节 人口区域构成
正文: 
    一、人口地区分布
    1931年之前,哈尔滨人口分布主要为两大地区:一是中东铁路附属地哈尔滨部分,1920
年之后改为东省特别区第一区,包括老哈尔滨(香坊)、新市街(南岗)、埠头(道里)等
地区和1907年沙俄强行建立的“哈尔滨自治公议会”地区,1926年之后的哈尔滨特别市和哈
尔滨市;二是傅家甸,包括以后的滨江县、滨江市。
  这一时期,哈尔滨人口在这两大地区基本上各占一半,人口的发展变化也处于同步状态。
    1931年之前 ,中东铁路附属地哈尔滨部分人口分布很不均衡 。1923年埠头(道里的一
部分)人口占中东铁路附属地哈尔滨部分全部人口的28.41%,新市街(南岗的一部分)占17.
87%,马家沟占13.98%,偏脸子(新安埠)占11.06%。
  1933年7月,伪满洲国设立了哈尔滨特别市 ,确定了哈尔滨特别市的区域范围和土地
面积。当年全市按自然地形划分为13个区。1938年7月调整市区区划,全市划为10个区。19
43年12月又增设了平房区。沦陷时期,傅家甸区(1938年后划为西傅家区和东傅家区)的
人口数量 始终占全市各区的首位,超过全市人口的三分之一,1934年和1938年高达36%和
38.2%。埠头区和新阳区(1938年之前为新安 埠、正阳河)居二、三位。南岗区由于是新
建的城市中心区,是机关团体所在地,城市居民比重小 ,人口数量增长较慢,所占比重一
直处于中等状态。顾乡区、太平区和松浦区,由于农村人口比重高,人口数量较为稳定,
其中有的年份人口数量变化较大是由于区划范围调整引发的。
    二、人口密度                                                   
   (一)1931年前哈尔滨特别市区域的人口密度 
    1931年之前,哈尔滨由于处于分治状态,无统一的土地面积数,因此无法计算统一的人
口密度。1933年7月建立“大哈尔滨市”后,哈尔滨有了统一的土地面积数和统一的人口数 。
    1926年建立的哈尔滨特别市,占地面积7.83平方公里,其中埠头占地3.47平方公里,新
市街占地4.36平方公里。这两部分是哈尔滨的中心地区,也是人口最稠密的地区。1923年每
 平方公里为7138人,1929年增长到10011人。道里是商业区,人口集中,南岗是机关区,人
口相对稀疏。1923年道里的人口密度每平方公里9887人,1929年增 长到14945人。同期南岗
从4950人增长到6084人。
   (二)1933—1944年哈尔滨市人口密度
    1933—1944年随着人口的增加,哈尔滨市人口密度也在不断增高。1938年前全市平均每
平方公里的人口数约在500人左右。1938年之后,全市土地面积减少了65.5平方公里,1940年
之后,全市人口迅速增长,1943年全市每平方公里达838人。
   (三 )哈尔滨市各区人口密度 
    1933年设哈尔滨特别市时,当时的市内区划完全是根据各区所处的自然地形划分的,许
多农村划入市区,各区人口密度不平衡:市中心地区人口密度极高,农郊地区人口密度则极
低。 
    1938年市内区划调整,各区面积有增有减,人口普遍增加,因此人口密度也普遍增高。
1940年东傅家区每平方公里人口高达3.6万人,西傅家区2.9万人,东西傅家相当于原来的傅
家甸区,平均每平方公里高达3.15万人。埠头区为2.28万人。人口密度最低的仍属松浦区,每
平方公里不到50人。东傅家区的人口密度是松浦区人口密度的722倍。1943年,由于全市总人
口疾速增长,因此不论全市还 是各区的人口密度都普遍增高。东傅家区每平方公里高达4.1
万余人,西傅家区2.46万人,埠头区2.3万余人。松浦区人口密度虽仍属最低,但也增至127
人,比1940年增加77人,东傅家区的人口密度仍是松浦区的324倍。
页码: 509-516
附件: @01LG013X.xml^XML;
@01LG013Y.xml^XML
类别: 人口志
排序字段: 0509
 

相关文件

暂时没有内容信息显示
请先在网站后台添加数据记录。

主办单位:中共哈尔滨市委史志研究室           网站建设:中企动力 哈尔滨
通信地址:哈尔滨市松北区世纪大道1号         交流电话:0451 - 86772466 
黑ICP备19006696号-1            哈公网监备23010002003800